第九章 失去自由才是最可怕的——“坏女生”未希

  PART1人物档案

对话人物:未希年龄特征:80年代的狮子座家庭背景:父母离异个性喜好:情绪化的不良少女,脾气倔强,虚荣心强,喜欢放纵的感觉特殊事件:17岁时因涉嫌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被刑拘,刑期四年

PART2青春大背景

十七岁。生命中独一无二的三百六十五天。好像一块巨大的调色板上铺满了亦明亦暗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十七岁女生的这一年,似乎有做不完的梦,唱不完的歌。快乐无边,忧伤无际。而在未希的十七岁里,似乎是下了一整年的大雨。她说自己连镶着金边的乌云都没有来得及看到,就让两扇重重的铁门锁住了她未完成的十七岁。

未希这个女生似乎生来就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敌意。

她不认为有谁可以成为她的救世主,也不认同美好和温暖。

一个女孩子的心里居然装下了满满的愤怒和仇恨,她到底是承担了怎样的过去和现在?当未希第一次面对“雪漫会客厅”的邀请时,其实她是拒绝的。是她唯一的好姐妹再一次找到我,希望能够帮助未希解开心里面的结,哪怕只是一次徒劳的尝试。

在我和未希日渐延长的对话中,这个女生的故事终于慢慢浮出了水面。

如果把未希扔在人堆里,她绝不是个受欢迎的女生,甚至很有可能会是受到排挤的那一类。她的性格有点像我笔下的女孩子,勇敢倔强,敢爱敢恨。她讲话从来不讨喜,功课很差,让老师头疼,有一大堆的异性朋友。

可是她不在乎。我第一次认识她,是在网上看到了她的博客,上面有大段愤世嫉俗的内心独白。我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女生像她一样决绝,她身上有种摈弃一切的气息。因为博客这个平台,我开始慢慢了解她的一些事情。比如她每天花很多心思来打扮自己,学校里规定不可以化妆烫发,她就偷偷地化;学校里规定要穿校服,她就找很多借口穿便服。

她说班上的女生大部分都看不起她,因为她们漂亮,聪明,有钱,她们是公主。我突然明白了未希的标新立异,也理解了她爱装阔气的习惯。

她曾在博客上这样写:

“我时常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个巨大的缺口。每次遭遇难过

或者是羞辱,心口就会刮起一阵阵大风。如果有一天,这阵风把我单薄的身体吹得鼓起来,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飘向不可知的远方,重新做回一个骄傲的公主呢?”

我联系到她来参加“雪漫会客厅”的时候,她干脆地拒绝了我。

她不算是我遇到的问题最多的女生,却是一个让我无比想要拯救的孩子。她有些奇怪,她没有参加“雪漫会客”,但是她还是把故事都告诉了我。在这点上,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我得到了信任。

她常常讲,说到底,她其实是痛恨自己的出生。

未希的家在世俗的眼光中是带着些许怪异和耻辱感的。她的爸爸和妈妈是堂兄妹,他们早早地私奔,早早地生下了她。在她开始懂事时,她就已经在学习如何面对周遭的目光和议论。她说自己没有权利选择父母,更没有权利去问为什么。那么多年,她只庆幸,她是个健康的孩子。

本来她以为,父母这样一段不被允许的爱情会制造出多么美丽的命运和结局,可结果只是一再的失望。未希的爸爸是个老实人,大半生一事无成。她一直没有明白,为什么妈妈要选择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她有那么漂亮的脸蛋,有美好的身段,有灵巧的十指,她会弹那么多好听的曲子。可是,她居然选择嫁给这样一个懦弱并且酗酒的男人。这样的疑问不停地使她怀疑,怀疑身边的一切,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真实的。直到后来,她累了,因为在这个家里面,连温饱都只是达到刚好的标准,又怎么能允许那些虚妄的想象呢?

未希说自己的爸爸没有上进心,没有责任心,白天去小工厂上班,晚上回家除了喝得醉醺醺就是沉默地看电视。妈妈做幼教的工作,每天在幼儿园教小朋友唱歌,弹很多好听的曲子,讲许多的童话故事。未希就是在这样一个矛盾的家庭里长大的,她不止一次地告诉我,她常常在想,这样两个人究竟是为什么要走到一起,况且还要背负那么多的不堪。

未希说在内心深处,她一直希望变成像妈妈那样温柔善良,所以后来当妈妈开始教她弹钢琴时,她是努力让自己走进那个世界中去的。她想自己将来也许可以同样从事这个有着美丽光环的职业。只是后来,钢琴只学了个半调子,就被她早早地放弃掉了。

在未希住的那条破破的小街上,有着几十户街坊,虽然相处了许多年,但也不见得有多大的人情味。她是女生中那种非常要强甚至有点霸道的类型,连许多小男生都挨过她的打,所以未希几乎是没有玩伴的。但是后来,她遇见了一个叫小良的女孩子,她便不再孤单了。

未希说其实小良比她更适合参加“雪漫会客”,她比未希小两岁,有着和未希十分相似的遭遇。所以,在未希心里,这个女孩子是她想要保护的。

她们的友情是在游戏中建立的,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地茁壮起来。到后来,未希念了高中,她已经把小良当成与她相依为命的人。未希说,她从没有一个当小姐姐的样子,很多时候都是小良在照顾她。因为家境都不好,她们能拿到零用钱的概率是很小的,但只要有钱,她们就会一起花。未希说,不知道为什么,在小良面前,她的心就会变得异常柔软起来。

有一次,我问未希最喜欢我书中的哪个女孩子。她在QQ上嘿嘿一笑,她说她不知道,因为她没有看过。不过后来在我们渐渐熟悉之后,她说如果我写她,她一定是我笔下最坏的那个。可我并不认为。

未希说自己向来没有想过要做好孩子,她觉得那些都很假。她念了一所三流的初中,成天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坏学生,打扮邋遢抑或奇形怪状地走过低年级的教室门口,大声地吹口哨。老师根本不管,或者说是彻底放弃了管教。而未希也就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加入了那支队伍。她甚至跟我说,不要企图跟她说教,那些统统没有用。我在电脑屏幕前,暗暗吓了一跳。我问她,为什么要加入那些坏孩子的队伍中,她说那个时候开始,老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不干点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特别对不起自己似的。我的天,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孩子!未希就这样变成了她所谓的不良少女。

打架,敲诈低年级的钱,和老师对着干。这些统统是他们常干的事。她说其实她打从心里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却又无法停止。我深深感觉到这个女孩子心里的激烈矛盾。她认为自己既然已经被那么多所谓的好学生看不起,那就索性浓妆艳抹地招摇过市,把全世界都抛在脑后。她的这份决绝,真让我有点动容。

我和未希的对话次数的周期很长,她有大把的时间却没有过多的钱待在网吧。有时候,我会突然非常担心她,然后就去看她的日志。我越来越感觉到她心里的空虚感在不断强大。在很久没有联络之后,某一天,我看到她在QQ上给我留了这样一句话:“我不知道心里面是不是住着一只困兽,它好像想要撕裂这个世界。”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未希果真是出事了。如果不是她的好朋友小良找到我,也许我会就此失去未希的全部消息。

小良先是借未希的QQ号给我留言,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事发后的一周了。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了小良,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担心得要死——未希被抓了,被判了刑。她居然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这个事实,几乎让我快晕过去了。

小良很快给我回了电。我从她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过程。

未希在认识那些高年级的坏学生之后,常常彻夜不归。她花钱越来越大手大脚,生活也很窘迫。后来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子,告诉她有个赚钱的好办法,就是去陪酒。起初,未希还不是非常清楚是怎么回事,她只知道自己可以得到很多钱。可是事发之后,已经晚了。她开始了解到这些个坏孩子中真正复杂的事情,他们其中有人胁迫她去做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要她去教唆更多未成年的女孩子。

之后,我陆续地又和小良联系,询问关于未希的情况,可是能得到的消息真是少之又少。小良很少去看她,因为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而未希似乎也不愿意见她。就这样,时间一点点把各自心里的伤口填满,结下坚硬的痂。

而我知道,故事一定不会就此结束。

一定不会。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写未希的故事,不知道会不会从此被戴上“教唆少女”的帽子呢?

在未希消失的这些年,我常常这样想。

可是,有些东西,是不能写的。有些黑暗的力量,还是不要去

触碰。我写的吧啦、蒋蓝,她们身上都有一些未希的影子,但是,一个更明亮,一个则更懂得自我保护,所以,到底还是不一样。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终于又一次找到了未希。二十一岁的未希重新获得自由,她以后的生活要怎么继续呢?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在所有参加“雪漫会客厅”的女生当中,未希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孩子。能够邀请到她来加入这个对话,确实还有些不容易啊。呵呵。

未希: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吧。我觉得我语言能力丧失了,我沉默了太长时间,有点习惯了。再加上长时间的狱中生活……几乎跟人没有什么交流。

雪漫:这个是你不愿意触及的话题吗?

未希:还好吧。反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现在回头看这件事情也没有觉得有多了不起或者是多严重。本来觉得会非常难,但是走过来了也就不怎么当回事了。

雪漫:我一直觉得你心里有种既绝望又乐天的因子。毕竟这段日子或者说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小事。

未希:我懂。说到底,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吧。

雪漫:呵呵。那是你自己总结出来的。

未希:很奇怪,我明明可以立志做一个自强不息的小孩,可我却总是一再地放弃自己,把自己往不好的那一面推。

雪漫:有没有认真地去找过原因?

未希:有。其实,我后来想通了很多事情,人也清醒了。我承认被关的这几年,的确是让我反省了不少。但是我可不会说那些类似大彻大悟,痛改前非的话。我渐渐想明白的,只是你说的那些个原因。我想,因为我心里太要强,所以常常不甘有这样的

家庭。

雪漫:这样说,你把问题的症结归于你的父母?

未希:虽然很自私,但我觉得是。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来说很

重要,我觉得我天生注定要走比别人复杂的路。我的爸爸妈妈一直没有怎么管我,他们好像都放弃了我。或者,他们自己本身就对生活没有什么可期盼的。

雪漫:你恨他们吗?

未希:多少有点。我一直认为,如果我的爸爸不是那么无用,也许我现在就不是这样。在我的印象中,他常常喝很多酒,然后很沉默。他好像对很多事情不满,但同时又不愿意去改变生活的现实状况。反而,我觉得我的妈妈很辛苦并且有点不值。

雪漫:所以,你比较爱妈妈。

未希:是的,至少,我妈妈不会打骂我。她是个温柔的女人,而且非常漂亮。你知道吗,几乎我周围所有的人都不理解我父母的结合。我觉得我是在耻辱中长大的。

雪漫:你不应该这样说,他们毕竟是生你养你的父母。也许有很多事情是你不了解的。

未希:我知道。但是,我很小就学会了怎么面对流言。他们是要负很大的责任的。我记得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忘记带钥匙,我就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和别的小朋友玩跳房子。我听到邻居大妈们在闲聊的时候,不知是谁在那里轻声说——“唉,作孽。挺好的一个女人家,就是命不好。”那个时候,第一次觉得非常难受。

雪漫:流言确实很可恨。不过如果我是你,肯定会冲上去抽那个女人。

未希:呵呵,后来我麻木了。我把自己武装起来,变成个异常飙悍的人。搞得我几乎没有朋友。附近邻居家的小孩都不愿意和我玩,其实是他们的家人不允许。我又没有病,不过似乎那些大人老早就给我下了定义。

雪漫:这的确让人很心疼。你的本质一直是好的,我从不认为你是坏孩子。

未希:哈哈,我觉得也是。而且,我一直很庆幸自己非常健康。要知道,很多人知道我父母是堂兄妹后,首先会怀疑我的智商。

雪漫:你应该怀疑那些怀疑你的人。

未希:那是:P

雪漫:有没有设想过,如果好好按照你妈妈的意思,学钢琴,做一个乖顺的孩子,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情?

未希:任何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是公主,希望自己有无数的糖果,会有很多很多爱。我不是没有尝试过,学琴那会儿,那个老师是因为认识我妈妈才只收了一点点的费用。但是她实际上非常看不起我,她不认为我可以学好,只要我妈妈不在,她就会非常凶地对我。你知道,我是个倔强的孩子,我没有办法忍受的。

雪漫:是的,我明白。

未希:所以啦,我有一次当着那个老师把琴谱撕了。哈哈,简直太爽了。

雪漫:哈哈。

雪漫:对了,现在和小良还有联络吗?

未希:……有。但是肯定和以前不一样了。

雪漫:因为那件事的关系吧,小良也和我说过,这对她打击

很大。

未希:她是我最不忍心伤害的。我一直是想要保护她的,可是我却做了让她不可原谅的事。

雪漫:但是小良一直说,你是她可以相依为命的人。她虽然

没有办法原谅,但她还是爱你的。

未希:我很……我知道她会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很难过。

雪漫:给大家讲讲你和小良之间的事吧。

未希:她是个让人充满保护欲的孩子。我记得我第一次见

她,是我念小学六年级,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玩。我喜欢跑到低矮的树丛里摘花。那些有着绚烂颜色的花瓣,深深吸引着我。我把它们摘下来,用力地掐住汁水,再涂到指甲上。虽然这是非常简单的工序,但我还是乐此不疲地反复操作着。我看到小良的时候,她站在大大的太阳下,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涂指甲。她的脑袋上都是汗,她对上我的目光时,往后退了一小步。那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动作,呵呵。

雪漫:很有趣。

未希: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孩子。我们互相照顾。我和小良的家境都不好,她比我更可怜,她从小寄养在她姑妈家。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把最好的都给她。

雪漫:你其实非常善良。

未希:也许是因为我遇到了和我相像的人。因为现实中,我救不了自己。我记得我和小良有零花钱的时候,就喜欢跑去我们那里的万安大桥买烧饼吃。那段日子,常常下很大的雨,桥面上很脏,都是泥水,小良的鞋子经常弄得很脏,每次回家都被她的姑妈骂。所以我会先帮她把鞋子擦干净。我吃东西很快,到了晚上就会很饿。小良总是在关键时候,拿出她省下的半个烧饼给我。

雪漫:你们都是好孩子。

未希:我们之间的事情多得数不清。有一年过春节,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小良拿了亲戚的压岁钱,她的姑妈没好意思立即收走。小良很快就把钱花掉了,到了晚上,她姑妈问她要,她支支吾吾半天。后来,我就说是我拿了,才把事情搪塞过去。

雪漫:这件事情,我听小良说过。你回家后,可不好受吧。

未希:呵呵,是啊。被我爸毒打了一顿。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我会偷钱。

雪漫:怎么感觉你像个侠女。

未希:侠女是不会挨打的啦,哈哈。

雪漫:坦白讲,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后来会出那样的事。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络,我一直在担心你。

未希:我现在都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生的,记忆一片模糊。也可能是,身不由己。在那件事之前,我成天都没有心思念书。我就是觉得空虚,我需要很多很多钱。

雪漫:你认为钱可以代替空虚?

未希:是的。我很肯定这样的想法。我可以买很多我想要的,我喜欢那样的感觉。

雪漫:那些坏孩子是怎么骗你的?

未希:骗我说去陪人家玩,喝点酒之类的,就可以拿很多

钱。但是实际上……等到我反应过来,我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就算玩得再过火,也不会那么出格。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雪漫:为什么不报警?

未希:没有用的。我们那个小地方,谁都不会管这个事情。再说,我有把柄在那些人手里,我也不敢。反正事情就那样发生了,我好像堕落了。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知道自己不可原谅。

雪漫:你的父母没有管这事?

未希:一开始,肯定是瞒着他们。到后来事发了,他们也没有说什么,这让我很寒心。不过,他们无权无钱,也不能为我做什么。

雪漫:后来也是他们威胁你教唆他人的?

未希:是啊,尽管我一直抗拒这样的事情,但是被威胁的滋味不好受。那些人抽取所谓的中介费,我觉得我被困在那个肮脏可怕的世界里,我没有办法。我的第一次,本来是可以拿到很多钱的,但是被那些人抽了钱后,只拿到六百块。为了六百块,我就把自己给卖了。我觉得自己真他妈脏。

雪漫:别这样。

未希:事实如此。而且更悲惨的是,我上午才拿到钱,下午就被人偷了。我都对自己无语了。呵呵,现在来说这些,觉得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雪漫:心里真的放下了?

未希:不可能放下。那是一辈子的阴影。

雪漫:我听小良说,你是被同学出卖的?

未希:出卖我的那个女人,是我们班上的,属于菜鸟级混混,但是家里有钱。我没有怎么调查她。谁知道她有个当官的舅舅,那段时间她总是在外面闹事,结果人家要找她算账,事情越闹越大,她家里人也就知道了。接下来,她舅舅就把我们一群人全抓了。

雪漫:那个女生被抓了吗?

未希:没有。她舅舅动用关系把她保出来了。她反正是把我们都卖了。

雪漫:有时候回想,会觉得像是小说中的故事。所以,我觉

得你非常不容易。未希:成长本来就是艰难的,我对未来没有抱很大的期望。

而且这个世界上比我苦的人多了去了,何必困死自己呢!雪漫:未希,你有没有认真喜欢过一个男生?未希:有吧。因为我这样的人是很早就开始发春的。哈哈。雪漫:父母离婚后,你难过吗?未希:哎,感觉瞬间轻松了。我是为他们高兴,两个不爱

的人在一起会造成我这个唯一爱着的人的痛苦。我很赞成他们离

婚。雪漫:现在和谁住呢?未希:妈妈。不管怎么样,我希望重新开始,尽管很难。雪漫: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未希:我只能说尽力,我坐牢的时候认真想通了很多事情。

我想要再念书,边打工边念,我不想再造成妈妈的负担,我不知

道自己是不是还来得及。雪漫:一定来得及,未希。我保证。未希:谢谢你,坏坏姐,真的。雪漫::)未希:其实后来仔细想想,要不是这样一件事,我都不知

道自己要堕落成什么样子。我虽然吃了点苦,但我还是回来了。我觉得自己曾经的倔强和不羁都被磨光了。好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雪漫:呵呵,那就好好学习做一只乖猫吧。未希:对,做一只有理想的乖猫。哈哈。雪漫:我期待你重新开始的人生,会有很多的困难,你心里有准备吗?未希:我知道会很难的,其实我也害怕,不过,怎么说呢,

一步一步挨过去吧,希望到最后什么都会好起来。雪漫:最后一定会好起来的。未希::)……

PART4后来

结束和未希的谈话后,我们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络。

如果她不主动和我说话,我通常也不会去询问她的情况。居然是有一种胆怯的心理,因为以我的人生经验,几乎闭着眼睛就能想象到未希在重建自己生活的过程中会有些什么样的艰难险阻,所以我会害怕去问,害怕当她问我“怎么办”的时候。

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刚刚从福州回到镇江。很累,有些莫名的伤感。伤感的时候我就会想所有我遇到的这些女孩,在这些女孩里,未希其实是最无助的一个。不幸福的家庭,不顺利的成长,还因为一时的失足留下了污点(在世人眼中这是污点),要重新开始人生,要修正所有人看自己的眼光,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呵呵,我太悲观了。未希还年轻,还有勇气,至少从我们的谈话中,可以看见她干劲十足的样子。有时候人生的挫折来得早些未尝不是好事,也许,未希会因此拥有别的女孩都无法想象的精彩人生呢!

现在的我和未希,偶尔会给对方留言,她说她开始看我的

书,一本接一本。

她说,她想从中找回自己遗失的十七岁。

而我说,你一直都拥有的,不是吗。虽然你的十七岁,远比

一般人来得严酷。

我不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可是未希,在这么严酷的生活里,我们也一定要昂着头走下去,不是吗?

PART5他她说

风筝:以前我陆续看过些“雪漫”会客的东西,也了解了不少女孩子的故事,但是这个叫未希的女孩子是我目前为止看过的最特殊的一个。我不知道要怎么讲清楚我现在的感受,反正就是有点难受。我们的青春岁月里,为什么总要背负这么多东西呢?

宝贝不哭:我想问未希,为什么一定要付出代价了,才知道回头呢?真是不值得!一个女孩子,应该学会好好珍惜自己!

固力果:这个世界,就是会有很多流言来袭击你。我觉得雪漫姐姐笔下写的女孩子都非常的勇敢坚强,我希望未希也是这样的。我会支持她!人都会犯错,但是只要不放弃自己,就一样可以从头再来。有时候,我也会像未希那样,觉得生活空虚无聊,但是现在看了她的故事之后,我觉得自己要好好想一想。生活应该是需要重心的。

南瓜马车:不知道未希现在怎么样了,我很担心她像那些吸毒的人那样,永远也戒不掉“坏女生”的瘾,然后无法控制地一直堕落。雪漫也不知道未希确切的消息吗?说实话,雪漫写过不少坏女生,但是未希是第一个我真的觉得她有点坏的,因为她做的事情不仅伤害了自己还伤害了别人。虽然她犯罪的原因是不懂事和软弱,但是那真的是很坏的事情。不过,现在的她已经被惩罚过了,老天应该给她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吧?我会一直关注未希的,未希加油!

雪漫:讲完未希的故事,感觉心里历经了一场漫长的旅行。这段旅途中,经过沙漠,沼泽,荒地,最终又达到绿洲。我跟着这些女孩子一起成长,学习,蜕变。很多人说我教会了她们如何又如何,其实我觉得,是她们教会了我更多。

十七岁在我们的生命里,是那么微乎其微的一个小小数字。可有时候它却承载了无法想象的悲伤和快乐。未希说她的十七岁一直是不完整的,可我却很想告诉她,时间一定会带领她找到更多更美好的光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饶雪漫作品 (http://raoxue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