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可不可以从头再来——“坏女生”巧蓝

  PART1人物档案

目标人物:巧蓝坐标位置:江南年龄特征:86年的小水瓶喜欢:玫瑰,巧克力,以及与爱情有关的一切厌恶:培训班,成绩单关键词:艺术特长生,涩女郎,恋爱狂最大心愿:平平淡淡过日子

PART2青春事件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一个女生,她气质平平却脸蛋漂亮,成绩不好却爱唱爱跳,爱出风头,在任何一个方面,包括——恋爱。你会怎么看她呢?

我把这个问题抛给我机构里的女编辑们,她们不约而同地说:“不屑。”

其实在我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我也对这样的女孩不屑一顾,甚至是——轻视。但是,后来,我真的结识了这么个女孩子。我才发现,自己多年前在《不必知道我是谁》里写过的那句话是多么的英明:“女孩是花,茉莉也好,蔷薇也罢,都各自芬芳。”

当我把这句话告诉巧蓝,她却骄傲地说:“我是芍药。”紧接着又补充,“我是芍药的身子小草的命。”我忍不住对着电脑笑出声来。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巧蓝的确是一朵不同寻常的花儿,不仅仅因为她的漂亮。十二岁考上钢琴十级,十五岁过了声乐八级,舞蹈得过国内的一个大奖(请原谅饶坏坏可怜的文艺细胞,我总是记不住那些奖项繁琐的名字),多次参加大大小小的演出,在当地也算是个小名角。无论哪一样,都足以让一个少女骄傲得起来。

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巧蓝的文化成绩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长河落日圆。”

十三岁那年巧蓝以艺术特长生的身份录取到当地一所重点中学。尽管名次总在年级的末端,但是在学校各种各样的活动中,还是不难发现她的身影。

她的琴声优美,她的歌声动听,她的舞姿曼妙。纵然分数不够漂亮,巧蓝还是成了重点中学的一颗星。而与此同时,男生们也簇拥到她周围,刚上初一的巧蓝,就开始恋爱了。

“现在想来,也就是年纪小不懂事。”这会儿她倒表现得很成熟,我暗暗做了一个晕倒的姿势。

不知道是我机构里哪个乌鸦嘴的编辑说过:“恋爱这个东西,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巧蓝,不幸被言中。从初一到高三,她从来没停止过恋爱。她身边的男生换了一个又一个,各种各样的。从学校的好学生到街头的小青年,从同龄人到可以做她爸爸的老男人,巧蓝从来没有让人放心过。

而她自己的逻辑却是:“如果没人在意我,没人关心我,我循规蹈矩做乖顺的好孩子,又是为了让谁放心呢?”

一时间,我竟然找不到反驳她的话,只能无力地说:“父母会担心你的。”

她只回了我三个字:“算了吧。”

算了吧。这便是巧蓝的态度。她的QQ签名是:“一切一切,都算了吧。”

对于父母,巧蓝总是怀有一股怨气。或许是望女成凤心切,巧蓝的父母在巧蓝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把她往各种各样的培训班送。“我还没学会拍皮球,就被摆到了琴凳上。”巧蓝自己这样说。每次家里来客人,巧蓝都会被爸爸妈妈推到客人面前表演最近新学会的节目。后来她告诉我,她从来不曾为此而感到骄傲过,相反,她觉得自己不是他们的女儿,而是一个玩偶,一个炫耀的工具。

升初中时,巧蓝自己想读一所艺术见长的中学。而母亲却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动用关系给她扣了一个艺术生的帽子进了当地最好的中学。“他们一直都是这么自私,只想着自己脸上光彩,从来不设身处地为我想一想。”

作为母亲,我当然不同意巧蓝的看法。但是,反过来想一想,巧蓝最后的在感情里的迷失,应该是始于儿时名目繁多的培训班。如果她不学钢琴,不会唱歌,身段也普通,那么现在的巧蓝,成绩单会不会好看一些,遭受的流言蜚语会不会少一些,父母能不能少生气一些。

然而一切已经不能回头。巧蓝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恋爱中品尝过幸福的滋味,也曾经伤痕累累。她不在乎身边那些轻视的目光,一意孤行地在恋爱的旅途中艰难前进。

我手下又有一个讨厌的编辑说:“最大的幸福会衍生出最深的苦痛。”(抱歉,饶坏坏手下总是有这么一群说话不知分寸的编辑。)那些恋爱,巧蓝通常都不曾放在心上。而唯有一次,让她许久许久都不能自已。

说起那段感情的时候,巧蓝似乎停顿了一下。

“他姓关,我叫他关关,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名字。”

关关和巧蓝的父母是多年的朋友。他们俩走的是完全不同的道路。关关是传统的好学生,得过的奖都是学科奖项,跟艺术不搭边。每次两家人聚在一起,巧蓝的爸妈拍一拍关关的肩膀说:“巧蓝你要跟人家好好学学,那么用功。”关关的爸妈则一把搂过巧蓝,教育关关:“一天到晚死啃书本有什么用,要像巧蓝一样多才多艺。”

看起来巧蓝和关关像是天生一对,可是当他们真的互相喜欢在一起的时候。父母又站了出来。原因很简单,他们才上中学,路还那么长。更何况,巧蓝虽然多才多艺,可是那么难看的成绩,又能上什么大学,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呢?

这样的理由,在巧蓝看来,无疑是一种巨大的侮辱。性格激烈的她把气都出到关关身上。她把关关的书包从五楼扔下去,书本、文具稀里哗啦散落一地;她在关关上课的时候,站在他们班教室窗外,一动不动,像女鬼一样死死盯着关关;她偷偷跑到办公室,趁老师们都不在,撕烂关关的作业……

开始关关还能宽容,依然每天骑着车默默跟在巧蓝后面陪她上学,送她回家;耐心展平被巧蓝揉成一团的试卷,等她闹够了,从第一题开始讲;抱着巧蓝的书包,拿着一瓶矿泉水,站在艺术馆外,等待练歌的巧蓝。

“我不是没有感觉。奇怪的是,他越是对我好,我就越自卑,他爸妈说的那些话我就记得越清楚。于是我就越恨他。”

最终关关还是选择了离开,一走就是大洋彼岸。

“那天我没有去送他,我知道他的父母看到我也会尴尬。”

巧蓝约了一大帮男生,去KTV唱歌。他们专挑那些节奏欢快的歌曲,在昏暗拥挤的包厢里吼了一整天,最后沙哑着嗓子搭末班车回家。坐在空荡荡的公交上,疲惫地靠着车窗,目睹不断后退的街景,始终不曾流泪。

回家之后,爸爸妈妈给她一个厚厚的大信封,说是关关临走前给她的。那晚巧蓝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跪在地板上,打开信封,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照片,很多很多照片。巧蓝在吃饭,巧蓝在打瞌睡,巧蓝在托着下巴发呆,巧蓝在路上走,巧蓝在演出……每一张后面都写了日期,前后横跨五年。

关关不是书呆子。热爱摄影的他在离别时,把这样一份礼物留给了巧蓝。

“我谈过很多恋爱。只有这一次,我用心了。”

突然,我想抱抱这个小姑娘。这个想法很俗气,却很真诚。

“他们都看不起我,觉得我感情泛滥,觉得我假清高,觉得我的爱情很廉价。我不想去反驳他们。但是饶坏坏,你要相信我,我不是这样的人。”

我给她发过去一朵小玫瑰,她微笑地对我点点头。

“其他的感情,既然你不想用心,为什么又要跟他们在一起呢?”

“虚荣吧。要知道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女生来说,身边围满了一大群男生,多少还是能让虚荣心得到满足的。更何况,那些男生里面有一部分还是其他女生可望而不可及的。”

于是乎,巧蓝几乎是理所当然地成了女生中的众矢之的。追她的男生如过江之鲫,不喜欢她的女生也数不胜数。

我对巧蓝说我要给她做专访,她几乎想都没想就先拒绝了我,理由是:“你也会跟着成为众矢之的的。”她小看了饶天才的个人魅力。从另一个方面讲,她也小看了自己。

离开关关后的巧蓝,依旧演出,依旧恋爱。那一沓照片,被锁进抽屉。在路上偶遇关关的父母,依然礼貌地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只是有些东西,永远不可能再回来。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等你好久,是刚刚约会回来吧?巧蓝: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雪漫:你没跟男朋友说你今天有事么?巧蓝:说了也没用。他这人就是这样,高兴起来什么都不

顾。有一次他要我陪他去参加他一个朋友的聚会,我那天下午还有一场很重要的彩排,无论他怎么劝我我都没有答应。结果他把上午他和我一起去买的演出用品狠狠摔在地上,一个人走了。

雪漫:后来呢?巧蓝:我一个人蹲在大街上,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去学校彩排。雪漫:就没有难过?没有生气?要是换作我的一个编辑(鉴于她的光荣事迹在我们机构尽人皆知,此处不公开姓名),肯定一个巴掌甩过去。

巧蓝:我从来没打过人,也没有说过脏话。其实,我不是别人想象的那种坏女生。

雪漫:为什么?

巧蓝:爸爸妈妈从小就这么教育我,不打人,不说脏话,他们觉得这是做女孩子最起码的修养,这么多年来受他们的教育,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其实我不太看得起那些所谓的小太妹,觉得自己很拽很了不起,其实她们懂什么呢?除了混日子,她们还会做什么?所以我觉得我跟她们是不一样的。

雪漫:哪些不一样?

巧蓝:虽然我成绩也不好,但是我从来不游手好闲,也不乱花钱。每周都有固定的时间弹钢琴,上声乐课,在学校舞蹈队训练。我尊敬老师,不管他们怎么看我。我也努力和同学和睦相处,虽然他们不大看得起我。但是我自己问心无愧,我没有对不起他们。

雪漫:对于父母呢?

巧蓝:怎么说呢,其实我很感激他们,让我学这个学那个,让我在一些方面出类拔萃起来。但是有时候又很难说。比如,我常常会很奇怪地想,如果我不学那些东西,一门心思用在功课上,我的状况会不会好一些。

雪漫:但是舞台上的光彩照人,几乎是每个女孩子都梦想过的啊。

巧蓝: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在演出的时候,的确觉得很满足,感到自己很幸运。可是从舞台上走下来,我立即变得一无所有,空虚,巨大的空虚。

雪漫:为什么?

巧蓝:没有好朋友,和父母无法沟通,成绩不好,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的致命伤。我在舞台上再风光,也无法掩盖我的自卑。

雪漫:那些喜欢你的男生呢?没有成为好朋友的可能么?

巧蓝:他们只是觉得我漂亮,觉得我风光。你以为他们是真的喜欢我,才不是!他们只不过是觉得把我追到手能显示他们的能力,给他们长脸罢了。

雪漫:既然你知道他们不是真心喜欢你,为什么又要和他们在一起呢?

巧蓝:你知道的,我没有好朋友。至少和他们在一起,看上

去还是热热闹闹的。

雪漫:但是关关是不一样的,对不对?

巧蓝:当然不一样,但是我们已经不可能了。自从他去美国

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留给我的那些照片,后来我也

没有再翻出来看。

雪漫:为什么?

巧蓝:不想让自己对这一份不可能再来的过去空伤心,有什么用?谁会在意?既然都过去了,我为什么不能高高兴兴的,像平时一样。

雪漫:如果你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呢?比如他回来了,他父母也抛弃偏见了,你成了著名艺术家,你们都长大了……

巧蓝:你小说写多了啊,怎么可能有这些“比如”,我很清楚。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我们两家的感情不像从前那样亲密了。要知道我们之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私底下我经常为此感到惊叹。因为我听说过,成年人的世界不会有真正的友情。但是我们两家的父母,让我觉得很羡慕,也很自豪。都是因为我不懂事,让他们之间出现尴尬,甚至是裂痕。

雪漫:怎么说?

巧蓝:他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还觉得是我带坏了关关。我觉得很委屈很不平,做了很多傻事。最严重的一次是,我们两家在一起吃饭,我故意把杯子里的饮料泼到他妈妈身上。冰镇西瓜汁,虽然当时是夏天,那玩意儿泼到身上也会很难受,又冰又粘,还带颜色。就是那一次,关关对我拍了桌子,我爸妈也很惭愧。现在想起来很后悔,不管怎样,给自己的父母丢脸是不对的。

雪漫:你很在意你的父母。

巧蓝:是的。虽然很多时候我们无法互相了解,我频繁恋爱也让他们伤透了脑筋,但是从我内心来讲,我真的愿意做他们的好女儿。

雪漫:你这么想,你付出过努力么?

巧蓝:没办法,我的功课欠的太多了。从小就在舞台上表演,对我的性格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他们讨厌我,我不怪他们。

雪漫:什么影响?

巧蓝:我变得清高,即使是在生活中,仍然觉得自己站在

高高的舞台上,谁也比不上我。而我的成绩又不好。你知道的,在一所重点中学,成绩是多么重要。他们都觉得我没什么资本骄傲,而我就是改不了我的性子。

雪漫:难道你和父母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

巧蓝:我也不知道。我们家的人都不喜欢感情外露,心中有话也不太愿意说出来。尤其是一些比较肉麻的话,什么爸妈我爱你女儿我爱你之类的,我们都觉得很假,都不说的。

雪漫:行动上呢?

巧蓝:小时候,家里只有自行车,我们是个小城市,公交线路也不发达。爸妈就轮流骑车送我去老师家学琴。足足五公里,他们用车载着我,要骑上五公里。有一段时间,奶奶身体不好。他们把我送到老师家,再骑回去照顾奶奶,我下课了他们再来接我,把我带回家。这样,他们一天要骑上20公里!要是遇上刮风下雨,就更别提了。

雪漫:你的钢琴弹得很好,也没有辜负他们。

巧蓝:也算是吧,除了这些,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再能回报他们的了。

雪漫: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这么为你付出,其实不图你什么回报,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地长大,有一技之长。我也是母亲,我对我儿子就是这点要求。

巧蓝:但是我心中终究是有愧疚,总希望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雪漫:说了你可能不爱听,你别谈这么多恋爱,少让他们操心,比什么都好。

巧蓝:我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雪漫:你是说恋爱就像吸毒?

巧蓝:可以这么说。我很贪心,希望被在乎,被关心,还有点虚荣心。众星捧月的感觉真的很好。

雪漫:但是,你自己也说,那些男生对你未必是真心的。

巧蓝:我也没有付出真心。这很公平。我们利用彼此,满足虚荣心。

雪漫:听起来很残酷。

巧蓝:是的。

雪漫:可是谈话一开始听你说,你现在的男朋友对你并不好,似乎很自我,不为你着想。这样能满足你的虚荣么?你觉得很快乐么?

巧蓝:我当然不快乐。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在别人看来,我成天被这些男生簇拥着,他们肯定对我百依百顺,我想怎样就怎样。其实不全是这样的。但一切都是我的选择,我必须付出代

价。或者说,我只想维持表面的一团和气,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

看看,我活得很好,很开心,很痛快,很风光。

雪漫:这样伪装,你就不觉得累?

巧蓝:我不在乎。

雪漫:可是你的父母在乎!他们会时时刻刻挂念着你,想着

自己的女儿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会不会被坏人骗。

巧蓝:这又说回来了。如果他们不给我学那些东西呢,我会有更多的时间花在我的功课上,我不会那么扎眼。我跟其他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约几个好姐妹一起逛街,买衣服和那些花花绿绿的小饰品。有什么不好?

雪漫:把错误全推到父母头上,很残忍。

雪漫:况且,在现实中,多才多艺,成绩优秀,人际关系融洽,这样的人还是有的。为什么别人能做到你却不能呢?

巧蓝:人和人是有区别的。

雪漫:那你更愿意做哪一种?

巧蓝:我随便。

PART4后来

这并不是一次顺利融洽的对话。当时我们说到那里,她就下线了,我也有点不高兴——无论如何,把错全部推到父母头上肯定是不对的。很久,我们都没有再联系。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她的博客,在我们对话那天的日志上,她写了这样一句话:我又让一个关心我的人对我失望。

忽然之间,我明白了一些,比如她的努力。是的,她的努力。我一直以为巧蓝只是一个我行我素的姑娘,不在意别人看法,甚至是忠告。但是这句话,让我看到她其实在默默和那个叛逆的自己较劲儿,她伸手想抓住每一个真诚关爱她的人,向他们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优秀,证明自己的真诚。

又一个七月过去,高考结束了,巧蓝重新出现在QQ上。

事情还是未能令人如意。高中毕业,纵然有出色的专业成绩,可是过于低迷的文化分数还是让巧蓝和理想的大学失之交臂,只能在当地一所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学院学声乐。她消沉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又恢复。她恋爱,失恋,再恋爱,再失恋,哭泣的时候用手臂挡住眼睛,告诉自己又一天过去了。至于关关,只是零星从父母的闲谈中得到一点消息:关关进了美国一流的大学,关关在学校拿全奖,关关有女朋友了,和关关是一个学校的……

他们真的越走越远,两个世界,天壤之别。

暑假,关关带着女朋友回来过一趟。尽管发生了很多很多不愉快,两家人还是聚在一起吃了顿饭,而巧蓝说身体不舒服没有去。她一个人在家,烧掉了当年关关留给自己的所有照片,把灰烬冲进了厕所。

旋转的水涡,咕噜咕噜,将一切吞没。

PART5他她说

橘子汽水:说实话,从内心讲我并不喜欢巧蓝。她太自我。她的这种自我,几乎可以用自私来形容。造成她后来局面的,不是她的父母(父母的出发点总归是好的)。如果换作我是关关,我也不会选择巧蓝那样的女孩。

天天天蓝:我不同意。巧蓝也有自己的苦衷。相反,我很喜欢她那种“走自己的路”的生活态度,不唯唯诺诺,不向生活低头。她的坚强独立,给我印象最深。还有她对父母的爱,虽然一直不能顺畅地表达,但同样感人。

醒芝:还是那句老话,如果不能正视自己,什么事都做不成。

一粒砂:这也许是个悲剧。我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出错的,不知道谁是始作俑者,更不知道巧蓝最后的人生会怎样。应该是个教训吧,在成长的过程中,不能迷失在自我中。有时候,需要跳出来看一看。毕竟,旁观者清。

雪漫:的确,从当初的对话,到后来的事,都有些不愉快。巧蓝,这个曾经光芒四射的女孩,还是没能划出一道美丽的人生轨迹。但是她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前方的机遇不可预测。我坚持这么乐观地认为。

我问过巧蓝:看看现在,再想想过去,有没有后悔过?

她不能回答我,我也没有勉强她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是我想,这种犹豫,算不算是后悔的一种表现呢?

对巧蓝,我想说:“学会承担责任。”

不只是巧蓝,这句话我要讲给每一个成长中的女孩听。当你发现你的现状不对劲,不要把错误一股脑儿地全推到童年头上,更不要推到父母头上。童年已逝,无法挽回;父母用心良苦,应该理解感激。只有自己可以掌控自己,只有自己能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饶雪漫作品 (http://raoxue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