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只是一个孤单的孩子——“坏女生”坏小孩

  PART1女生档案

网名:坏小孩城市:云南出生年:1989星座:热爱自由的射手喜欢:喜欢游泳,画画,跆拳道,写东西

最讨厌的事:嗦

最大的愿望:拥有快乐

Part2青春事件

虽然我只见过照片,可我知道,坏小孩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照片上的她顶着一头蓬松得爆炸的紫色头发,尖锐的眉眼有点像我想象中的妖精七七。打动我的是她的神情——既不完全像小孩子,又不完全像大人——应该这样讲,她的衣着,她的妆容,看上去都与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无异,但她的眼神,她那种肆无忌惮直视任何人的样子,像一个拒绝长大的孩子。

2004年,我们在《雪漫》上开设了“雪漫会客厅”,报名的孩子挤爆了邮箱。我一直知道,成长中的孩子都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疼痛,所有的孩子发过来的故事都令人感动,但同时我们也在小心地甄选,因为,在一些来信中,不乏夸张的成分。刚开始结识坏小孩,不是没有过怀疑,她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她初中成绩很好,她聪明漂亮,她有老师的喜欢父母的疼爱……可是,她却“坏”得如此义无反顾,多少有点让人困惑。

加她QQ之后,她很快回应,只一分钟谈话,就完全打消了我的怀疑。

如果饶坏坏不能一眼看出一个女孩子是在说真话还是撒谎,

那真是白叫了饶坏坏。

怀疑虽然打消,坏小孩说的话,却一点一点更让我心惊。

有时候我宁愿,她是在对我撒谎。

这么说,不完全对。我见过很多自称“坏小孩”的女孩子,

她们在困难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教给她们如何去药店买验孕试纸,强迫她们和家长坦白寻求帮助,虽然气力微小,但总想让她们尽可能少受伤害。

但是面对坏小孩,我觉得我的好心有点迂腐,都不能一点点触及她的灵魂深处,或者,她最真实的那一点疼痛。她总是用一种带点疏离的口气讲着自己的“坏”,她的真实里有种锋利的成分,很容易就刺伤自己和别人。一开始,我有点下意识地避免谈及可能伤害她的话题,她却能用不那么在乎的口气直白地告诉我:“我很久都没有信任过一个人了,特别是男人。”

漂亮的坏小孩谈过很多次的恋爱,多得自己都不清楚有多少次,有的甚至连面孔都不清楚了。14岁的那年跟自己的同班同学第一次亲密接触,以后不断地更换着男朋友,最短的周期是5天,陌生到自己只知道对方是个异性,连当时唯一记住的姓名也早已忘记,跟比自己大整整一圈的男性交往……她告诉我现在的男朋友是在“江湖”上混得很好的人,比她大六岁,在歌厅认识,看赌场的,一个月有三四万的收入。

“你爱他吗?”

“不爱。”

“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只是找一张短期饭票。”

很简短的回答,简短到让我无语。

在聊天的过程中,不能避免的话题是她的父母。让我诧异的是,坏小孩只知道父母在大学教书,却不知道他们是讲师、副教授还是教授……说她对父母漠不关心,又好像不尽如此。

“真的,饶坏坏,你是一个好妈妈。我看了秦猫猫她们写的你和你儿子的事。”

“你的父母不好吗?”

“他们很好,太好了,好到让我自卑,觉得自己不配当他们的女儿,只好逃。”

所以,逃到不同的男人那里?

“呵呵,也可以这么说。”

但是在梦里,会看见爸爸抽烟妈妈哭泣的场景,真实得好像就发生在身旁。梦醒的一刻会心悸,觉得好不真实,觉得自己好像还是那个牵着父母的手牙牙学语的女生,可以有天真得一塌糊涂的笑容,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坏小孩。

有时候,就把被子咬在嘴里轻轻哭起来。

眼泪掉下的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爱父母。中间的反抗不安挣扎逃避,所有坏小孩一个人才知道的惊涛骇浪,在瞬间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

坏小孩的QQ详细资料里,有四个字叫:为你变乖。我想她一直在等,一个可以让她变得乖乖的人。曾经喜欢过一个男生,是真的喜欢,所以反而无法说出口,一个南城,一个北城,坏小孩会每天默默送他回家。

在知道坏小孩喜欢自己之后,那个男生转学。

我觉得,就算是被父母逼迫的,也真不像个男子汉。

如果那个男生没有转学,而是勇敢地接受了坏小孩的爱情,或者至少,给她一点鼓励,一点希望,坏小孩会为他变乖吗?

我最终没有问坏小孩这个问题,因为生命中没有那么多的假设。

当我即将结束与她对话的时候,我问了她最想对花网上的孩子说的什么话的时候,坏小孩告诉我,希望别人快乐。很简单,也许是她在生活中体会到了太多的不快乐,所以真诚地希望别人快乐起来。我忽然有点想流泪,她只是个有点孤单的孩子。我也希望她快乐。

因为拥有快乐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网友习惯叫我坏坏,或者坏J,你跟我似乎都跟“坏”联系在一起,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给自己取名叫“坏小孩”?坏小孩:喜欢很叛逆的一些东西咯。比如,紫色的头发、耳

洞、穿衣服的品位啦。还有就是会和男生打架呢。呵呵。雪漫:就因为这个,所以叫自己坏小孩?坏小孩:对啊。还有妈妈老是说我是坏蛋……我就叫自己坏

小孩咯……雪漫:那会不会因为这些方面的叛逆与父母起冲突?坏小孩:会吵架呀……有时候还打呢。雪漫:说说最厉害的一次。到什么地步?坏小孩:呃……就是去年4月份吧。那时候不是要中考了嘛。我不想去,就在家里每天上网。然后晚上就出去玩到很晚。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呢,然后我妈就打我了。我妈打不过我,就打电话把我爸叫回家来打我。他把家里的好多东西都砸在我身上,还揪着我的头发打我呢。他打我,我从来不哭。

雪漫:为什么不想去中考?

坏小孩:不喜欢读书。虽然我学习成绩还不错,但看不惯老师的有些做法。特别是她对成绩好的学生就特别好,什么错误都不管,对坏学生就很差,好像很厌恶的感觉。但我喜欢和坏学生在一起玩。

雪漫:那最后有没有去上学?

坏小孩:去了,我忍受不了妈妈的眼泪。

雪漫:好吧,接着说,中考成绩如何?

坏小孩:不好意思,我还是没去考中考。我又跑出去了,三天,考完中考才回家的。

雪漫:能不能说说那三天,你都在哪里?都做了些什么?

坏小孩:早上在旅馆睡觉,睡饱了就去吃饭,去网吧泡到晚上。然后就去吃夜宵。最后去歌厅。玩累了就又去旅馆睡觉。

雪漫:钱从哪里来的呢?

坏小孩:男朋友给的。

雪漫: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男朋友啦。

坏小孩:一个在“江湖”上混的很好的人,看赌场的,一个月有三四万的收入。

雪漫:比你大多少岁,你们怎么认识的?坏小孩:比我大六岁。我们是在歌厅认识的。雪漫:你爱他吗?坏小孩:不爱。雪漫:那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坏小孩:不知道。只是找一张短期饭票吧……雪漫:父母不是可以养你吗?坏小孩:但是我不喜欢用他们的钱。因为我觉得那是要还

的。我不想欠他们什么。雪漫:男朋友的不用还?能不能告诉我他每月给你多少钱?坏小孩:我也不知道。看我的需要吧。没有钱了他就给我。雪漫:为什么你用他的钱不像用父母的钱那样有欠的感觉?坏小孩:因为我不爱他,他爱我。可是我爱我的父母。我的

父母也爱我。雪漫:这个逻辑很有意思。呵呵,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挣钱给自己花?坏小孩:有,我想挣很多很多的钱,不仅是我一个人花,我

要给我爱的人花。雪漫:怎么去挣想过没有?坏小孩:想过。学设计。我学了七年的画画。雪漫:是吗?现在还在学没有呢?坏小孩:没……

雪漫:那你现在都做些什么?坏小孩:上网、看电视、吃饭、睡觉……但从去年4月份开始

到10月份,做了件很有意义的事。雪漫:是吗?说说看。什么事情让你觉得很有意义?坏小孩:我是云南的。我坐飞机到了江苏淮安,和一个

行走学校的学生走了很远的路。从江苏到湖北到安徽到江西,二千八百多公里的路,很充实的事,让我觉得很有意义呢。那段时间很苦,很累,却很充实。

雪漫:一直走路?为什么走?坏小孩:锻炼自己,那个学校的宗旨。雪漫:你怎么参与到这个活动中的?坏小孩:是一个教育训练工作室,专收差生,我父母就把我

送过去了。雪漫:哦,是父母送你去的。他们的本意肯定是要让你吃点

苦,你一开始反对没?坏小孩:当然。雪漫:后来怎么又去了?坏小孩:没办法,拗不过他们。雪漫:呵呵,去的都是所谓的“差生”?坏小孩:对,很多很皮的学生,我是那些人当中年龄最大

的。雪漫:说一件让你最感动或记忆最深的事吧,我相信大家都很想听听。

坏小孩:是指在那个学校发生的吗?还是……

雪漫:就是你在那个学校发生的事。

坏小孩:我们每天都走很长的路,我们是军事化管理,每

个人都要穿迷彩,背很重的水壶,还有军事背包。有一天,我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脚崴了一下,肿了很大一块,走路很痛苦,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很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起来,可就在那时,一个比我年龄要小很多的小女孩,从后面赶上来,扶住了我的胳膊。另外与那女孩一起的伙伴帮我背我的背包和水壶,看起来那背包比他们的身体还要大,我试着推让,但是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掉下来了。

雪漫:当时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坏小孩:她们很小,我觉得不好意思,而且从来没有人这样帮我做过。他们的帮忙是这样的自然,甚至把自己偷偷藏的苹果和一包饼干给我了,自己在那里咽口水。

雪漫:在那个班待了多久?

坏小孩:待了半年。

雪漫:回家后,你感觉自己变了没有?

坏小孩:有一些,但是一和社会上的朋友在一起,就又变了,我都恨我自己的。有时候很消极,就用刀子在手上划印子,看着血流下来,就觉得很解恨,觉得自己的罪责会少一点。

雪漫:为什么不进高中继续读书呢?

坏小孩:我怕跟不上。

雪漫:就因为这个?

坏小孩:不想见到新的人。

雪漫:为什么?

坏小孩:因为害怕,我也不知道害怕什么,只是内心深处有一种无力的自卑感。

雪漫:这些,有没有跟爸爸妈妈说过呢?

坏小孩:没有。我跟他们没有共同语言。一说话就像吵架似的。现在关系稍微好一点了,我会跟我妈说我男朋友的事。但细节不跟她说,怕她受不了。

雪漫:什么细节,可不可以跟我说说?

坏小孩:嘿嘿……比如,打KISS呀,还有……就是到了最后一步了。

雪漫:那时候你几岁?怕不怕?

坏小孩:第一次是十四岁,有点怕,但是一直没怀上,所以也无所谓了。

雪漫:是你现在的男朋友吗?

坏小孩:不是。

雪漫:怎么发生的?

坏小孩:情人节的时候发生的。那段时间我都没回家,天天在外面。

雪漫:后悔吗?

坏小孩:以前后悔,现在不了。我不止和一个男生发生过关

系。雪漫: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坏小孩:我也不知道,很累,活着。雪漫:那你一共谈过几次恋爱?坏小孩:很多很多次。雪漫:有没有一次是真的?坏小孩:有。雪漫:说说看。坏小孩:我喜欢上了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男生。他学习很好,

人也很优秀,长得很阳光,喜欢看海。我家在城市的南面,他家在城市的北面。我每天都在他后面悄悄地送他回家,但没对他说。

雪漫:那他知道吗?

坏小孩:原来不知道,但是后来别人问我喜欢谁谁谁,我就大声地说是他,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他看到我都是绕着走。过了一个学期,他父母就给他转学了。

雪漫:再也没有联系过?

坏小孩:大概他认为我是坏女孩吧。嗯,有时候在QQ上见到过,也没怎么说话。后来就把他的头像删了,现在只知道他离我很远。

雪漫:就是这份暗恋的感觉,却让你觉得最真、最纯?为什么不相信感情?是不是在感情上受过伤害?

坏小孩:是的。

雪漫:最让你不能接受的一件事是什么?

坏小孩:曾经交往过一个男朋友,一个比我大10岁的男朋友,他曾经说这辈子只喜欢我一个人,可以为我去死,买很多很多的花给我,他知道我很喜欢鲜花,而且纵容我很多的坏习惯,只要我喜欢的东西,不管多么的昂贵,他会不皱眉头给我买下来。很自然的,我们生活在一起,那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似乎就是我所要寻找的男人,甚至常常会觉得自己很幸福,那年我十五岁,现在回头想想挺傻的。

雪漫:那男朋友是怎样背叛你的?

坏小孩:我们之间的交往是背着我爸妈的,暑假有阵子我被爸妈看得紧紧的,根本就没办法出去跟他见面,不像在上学的时候,会毫无顾忌地逃出去。一个星期后,我们没见面一个星期后,我偷偷地从家逃出去到他家,却看见一个妖艳的女子在他的怀中,我很受不了,感觉很崩溃。

雪漫:你们是怎样认识的?相处多久,真的没有爱过他吗?

坏小孩:在酒吧的外面认识的,相处了三个月,他让我觉得自己很美丽,有被宠的感觉,谈不上爱,我内心深处的感情应该是比较慢的吧,或许想爱的时候,他已经背叛我了。从那件事情之后,我更加不信任人了,特别是男人。幸好当初我并不喜欢他。

雪漫:你现在的男朋友跟他应该不一样吧?

坏小孩:不知道,至少目前为止,他没有背叛我,对我很好,很体贴,很专一,因为很专一所以显得有点傻,不过我喜欢。

雪漫:可是你不爱他啊,为什么还非要跟他在一起?坏小孩:但是我不能容忍别人和我同时拥有一种东西。雪漫:你想过你们会维持多久吗,想过未来吗?坏小孩:没有,我们之间,因为没有爱情,所以我不想未来

不可知的事情。能走多久算多久的。雪漫:妈妈已经知道你有男朋友,她同意你们的交往吧?坏小孩:刚开始很反对,后来因为我的倔强,或者她比较想

开了,有点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但是妈妈不知道我现在男朋友是看赌场的,我一直对她说是高年级的学生。我现在的生活,妈妈知道会歇斯底里。

雪漫:可能跟父母的坦诚需要你一段时间的调节,试着让他们了解,或者等你新的最真实的感情来到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坦诚地告诉他们,你知道,他们是爱你的,无条件的爱,真正血缘上的爱。说了这么多感情的话题,有点沉重哦,来谈谈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坏小孩:戒酒、戒烟,还有好好的读书。以前总是逃避读书,想多写写东西。我再过两个月就要去海南读书了,想换个地方,海南是个很美的地方。

雪漫:真的?真为你高兴,可是为什么要去海南呢?是因为暗恋的那个男生喜欢海吗?

坏小孩:有点吧。因为我也喜欢海,喜欢蓝色,我想找回一些东西,比如说:纯真。

雪漫:你自己做的决定?那边有亲人吗?

坏小孩:嗯,有个六姨在那边。

雪漫:噢,你想多写写东西,我记起你说过你喜欢写东西,还发给我一段你写的话,是不是?

坏小孩:是的,雪漫姐,你觉得怎么样?

雪漫:看上去,你看过相当多的我的书嘛,只是有一点点……

坏小孩:一点点极端吧,是不是?

雪漫:生活中并不都是那样的,就像你知道的,父母是很爱你的,哪怕只有这么一点点,就应该让你有新的体会。上次的行走,走了那么多路的行走,记下来了吗?不介意的话,给我看看。

坏小孩:有点记不清楚了,那段日子。好像只写了很简单的几句话,雪漫姐,也想看吗?

雪漫:当然想看,那是真实的,没有修饰写下的。

坏小孩:真的,那我明天给你传过来吧。

雪漫:好的,我很期待哦,对了,你曾偶然提起你爸妈都是大学教授,是读过很多书的人,是不是?

坏小孩:他们都在大学教书。是不是教授我不知道。不过他们确实读过很多书,家里有一个很大的书房。我爸在工作后还读过博士。

雪漫:那样的话,你怎么会觉得很难跟他们沟通?

坏小孩:可能他们太有文化了,太有文化了,他们总是喜欢摆出一副学者的样子来教训你,而我只是一个中学生,在他们面前,我就是一个无知的孩子,我不喜欢他们觉得我什么都不懂,而且总认为他们是过来人,是对的,还有就是特别嗦,特别是我妈,她特嗦,我最烦她了,可她最爱我,我知道的。

雪漫:为什么不试着去了解?

坏小孩:我怕……

雪漫:怕什么?

坏小孩:怕再次伤害他们……也伤害自己……我就是那种表

面上坚强其实内心很脆弱的孩子……我只是个孩子。

雪漫:有没有见过父母为你伤心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坏小孩:看到过,很多次,妈妈哭泣,爸爸抽烟。

雪漫:你会不会去安慰他们?

坏小孩:不会……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构成的伤害我自己弥补不

了。我不了解他们,到现在这一步,可能永远也没办法了解了。

雪漫:嗯。有时候,沟通并不是单方面的责任。我希望你把刚才的话告诉他们,既然已经对爸爸妈妈造成伤害,不要想着自己弥补不了,努力地试着,他们会明白你的,哪怕只有一小部分,因为你知道,他们很爱你的,等我们的书出版,我希望你爸爸妈妈会看到你说的这些话。

坏小孩:我尽量吧。

雪漫: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最想对花网上的孩子们说些什么?

坏小孩:希望他们快乐。

雪漫:也希望你快乐,到海南之后,在新的环境下要好好地生活,记得要听话,好吗?

坏小孩:……我尽量吧。

PART4后来

后来,就没有再联系了。

很多的孩子,我还有我们机构的超级八卦其实也超级善良的编辑们都会进行追踪报道,可是,坏小孩,她好像沙子里的一滴水,就这么消失了。

我想,她应该去了海南。我还猜,那一期的《雪漫》,她最终不会拿给父母看,这么多年,这么多的不了解,他们之间,已经有一整座冰山。

我实在很忙,忙到我以为我忘记她。有天百年一遇地瞅了眼电视新闻,看到一个青少年行走训练营的故事,笑得一脸严肃的主持人挨个问那些孩子:“参加了这样的活动,吃了这么多苦,

是不是就能理解父母有多么不容易?”看着那些孩子在电视上点头,我忽然感到心痛。听见那个假假的主持人信誓旦旦地宣布,从这个训练营里走出的孩子,有多少多少在后来的生活里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我真

有一种想抽人的冲动。我知道,这就是坏小孩参加过的那种训练营。从训练营走出来的坏小孩,还是坏小孩。我能不能告诉所有人,其实她们并不是被宠坏?谁能知道她们心里其实有多么孤独?当觉得被整个世界孤立的时候,她们有多么害怕?当她们控制不住要往下滑的时候,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及时伸出了手?我不知道坏小孩在海南过得怎么样,我只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可能还是不能找到快乐。

PART5他她说

小薇:其实在我们学校里,也有像坏小孩这样的小太妹,平时我看她们都绕着走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其实她们也蛮可怜。毕竟谁都想过正常的生活,都不想这样。

泪落无声:我是一个好孩子!可是我觉得,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这样的坏小孩!因为这样的生活至少很自由、很真实,而我现在每天都对着所有人装出虚伪的笑脸,我觉得真的很累!

木马A:我觉得坏小孩有点推卸自己的责任。现在的小孩和父母有几个能互相了解的啊?我爸爸还偷看过我日记,还打过我,我也没有变坏啊!所以我觉得她应该多检讨自己。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就应该拿出行动来,不要再放纵下去了。

安安是我:我不喜欢这样的坏小孩。不过,我也觉得她很可怜。她交往的男人都好坏,不是懦弱就是背叛,如果是我也会伤心死的。现在,希望她好好的咯!毕竟还年轻,还是可以从头再来的。加油哦!

雪漫:坏女孩,一般有比好女孩更多的故事。在小说里,坏女孩的故事,永远能吸引更多的眼球。可是,我有时候会想,你们还是都变成好女孩吧,哪怕平淡无奇,哪怕天天活得压抑,都比受到那么多伤害好。

在海南的坏小孩,始终是让我牵挂的一个。雪漫会客厅里后来还有很多的孩子来做客,她们各有各的伤口,各有各的困惑,可是,像这样将自己狠狠损毁没有后路的,也就只有坏小孩一个。

很多人看我写的妖精七七,说现实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所有的人都爱她,她还是这么想毁掉自己?

我想坏小孩的话,会让他们相信,这样的孩子是存在的。她们的成长从一开始就很孤独,孤独越来越重,只好依靠一些非常的手段,比如恋爱,比如逃跑,比如虐待自己的身体,用一种疼痛去抵抗另一种。

坏小孩会为一个人变乖吗?那个人会是她的父母、朋友,还

是最终在她生命中出现的,被她所爱也诚挚地爱着她的男生?

我不知道。但我希望她好运。

希望她看到这本书,会跟我联系。告诉我她现在如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饶雪漫作品 (http://raoxue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