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有一天我会停下来——“坏女生”疯狂的蓝

  PART1人物档案

目标人物:疯狂的蓝坐标位置:北京年龄特征:87年的摩羯女生喜欢:麦当劳的汉堡、露小腿的裙子讨厌:数学书、沙尘暴、听教训关键词:隐性埃勒克特拉情结最大的愿望:找一个人好好爱自己

PART2青春事件

一般来说,网友习惯叫我雪漫J,或者坏坏。不过疯狂的蓝第一次和我说话,跳上来就是一句:“饶雪漫,你小说里的女生,为什么总是喜欢年纪很大的男人?”有吗?有吗?

好像真的有……伊蓝啊,暴暴蓝啊,《临暗》里的小爱啊,居然还有人跟我说过,妖精七七一定是喜欢林焕之!我想起不久以前看过的一篇“少女守则”,告诫女孩子们一定不要和年纪大的男人交往,因为“一定会受骗”,马上有些内疚,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

我没有教坏任何一个人吧?没有吧?

“你觉得,这样是不是很不好?”疯狂的蓝问得很直接,“你也喜欢年纪大的男人吧?”

我没有。不过,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正在和一个年纪很大的男人交往。”

和疯狂的蓝认识是在04年,那时候她上高二,最喜欢我的书是《校服的裙摆》,因为觉得伊蓝的身上有自己的影子。

印象中,她不是一个很多话的孩子,也不经常上网。不过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她“很疯”,而且很成熟。

“15岁以后我有感觉的男人就没有30岁以下的了。”她说。

现在的男朋友,是一家电视台的制片人。离婚,有一个7岁的女儿。

“我们现在住在一起,不过不是在他家里。在外面租了房子,他还算有钱。”

男朋友每周要去前妻家探望一次女儿,那样的晚上疯狂的蓝就去滚石迪厅玩到天亮。

“对他很依赖。看不到他的时候,觉得特别孤单。”

疯狂的蓝喜欢说短句。生活中她是一个有点冷的女孩,跟人说不过三句话,所以也没有男生追。她说她费了好大的劲找到我,是因为她觉得我会赞成她做的一切。

可惜的是,我并不。

而且,我还问了她一个可能有点迂腐,但我认为确实很重大的问题:“你和他住在一起,父母不知道吗?”

“不知道。我在学校寄宿,告诉他们学习忙,很少回家,他

们也很少去看我。”

“其实我爸爸早就放弃我了。”

最后一句话让我忽然觉得很心疼。

和疯狂的蓝交往比较多的时候,她最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甭跟我讲什么道理。道理我都明白。”

我其实很少跟她讲什么道理,因为我知道我讲她也听不进去。而且有一段时间,她忽然不再上网,我想了想,把自己的手机号留言给她。她是少数我给了手机号的网友之一。

后来我就把这件事忘了,直到那一年的十月,她忽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和男朋友分手了,马上就要搬回学校住。

分手的原因很简单,她妈妈终于发现了这段关系,到男朋友所在的电视台大闹了一场,还说她如果不跟他断绝来往,就要求学校开除她,再把她赶出家门。

疯狂的蓝说她根本不怕,不过,最后是男朋友提出了分手。理由很现实,就是他不想成为众矢之的,不能放弃他的工作和现有的生活,尤其是不想影响到自己的女儿。而且他用种种理由说服她,他们在一起也得不到幸福。

“其实中年男人还是都有一点自私的。但是我知道他也很痛苦。他是真的爱我。”疯狂的蓝说。

最后的一天,他们两个人一起收拾了疯狂的蓝所有的衣物,然后在阳台上烧掉了所有的照片。两个人抱在一起哭。疯狂的蓝说那就是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预感,这个人以后自己再也不会见到了。

“饶雪漫,你一定觉得我很坏。其实我跟他很纯洁,真的。不过我知道你不信。”

后来蓝给我发来了她那段时间写的日记,没有说什么话,大概是等待我回音。可是我不知道说什么。跟日记一起发来的还有她的照片,照相的那天应该刮很大的风,她穿着一条短到很容易有走光危险的裙子,站在那里没心没肺地笑。

日记里有写到她第一次穿裙子。裙子是男朋友给她买的,淑女屋的长裙,很贵,有繁复而精致的蕾丝,穿上去很像公主。在那之前,她一直是一个假小子一样的女生,留接近平头的短发,穿T恤和工装裤,背灰色的大书包,用宽大的线条把自己遮盖起来,自己都想忘掉自己的性别。

“以前我在网上看过一句话,说每一个女生都是用来宠的。但是是他才让我在人生的第十七年里有了被宠的感觉。不仅是恋人那样的宠爱,还有点父亲的感觉。他一直说我是个硬邦邦的女生,老天派他来,就是让我变得温柔起来的。”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个很会甜言蜜语的男人。他比疯狂的蓝大整整20岁,我一直怀疑他是个情场老手。

然后疯狂的蓝终于跟我谈起他,而且谈了很长时间。她说她这么做,不是为了让我把她写进小说,而是想让我相信,那真的是一段美好的感情。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间。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为什么叫疯狂的蓝?

蓝:蓝代表忧郁,疯狂很好理解咯。我觉得自己是一挺疯狂的人,但是疯得又不是很彻底,好像有种负罪感,有时候走在路上忽然心里特别慌,觉得自己怎么一下变成这样了,想哭。

雪漫:那么你的疯狂和忧郁的表现是什么?

蓝:疯狂,比如说去酒吧啦,迪厅啦什么的。跟很多男孩子在一起混。抽烟喝酒都很厉害。忧郁可能是遗传的。感觉我妈就是一挺忧郁的人,不过她歇斯底里的时候就是一个标准的妇女,我不想变成她那样。

雪漫:听你这么说,你妈妈好像脾气不太好。

蓝:其实听我姥姥说,我妈以前是特别开朗的一个人,可是我记事以来就很少看她笑过,以前我爸没当上官的时候,她为过日子发愁,不怎么笑,后来我爸当上官她就更笑不起来了。

雪漫:那是为什么?

蓝:因为我爸就是一农民,当上官之后就更加农民了,大男子主义特别严重,成天把我妈吆五喝六,就跟使唤丫头似的。而且你信不信吧,他到现在还打我妈。他以前是当兵的,下手特别没轻没重。我觉得我妈特可怜,真的。

雪漫:那……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

蓝:问吧。

雪漫:你爸爸……也打过你吧?

蓝:当然打过。随手抄起一样什么东西就打。我们同学里,我是唯一一个过了十二岁还会被爸爸打的人,想一想觉得挺丢人的。

雪漫:那不是你的错:)不过说真的,我很难过。

蓝:其实他也不是经常打我。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他特别的喜怒无常,让人没安全感。好的时候给我和我妈买什么都成,坏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他甚至会拿菜刀在家里追着我妈砍,我妈就把自己关进厨房里喊救命。

其实要光是打,我也就认了,但是有一件事对我打击特别大。我们初三那会流行交网友,我也有一个挺好的网友,男的,已经工作了。那时候我们聊得很开心,我就把家里的电话给他了,谁知道他打来电话被我爸接了,结果那天我爸让我跪在客厅里,一直不停地骂我,用你能想象的最难听的话,连妓女婊子这样的词都出来了。后来我妈都看不过去了,说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女儿,他们就又大吵了一架,我妈还把电视机给砸了。那一次闹得挺大的,我妈从那时起就一直说要和他离婚,可离了两三年,到最后还是没离成。

反正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我爸是已经放弃我了,在他看来我就这样了,小小年纪就会勾引男人,就堕落得像一堆屎。所以我要是不堕落,才真是吃亏了。

雪漫:谈个恋爱也叫堕落么?

蓝:说不清……不过我想象过,如果我带一个年纪和我爸差不多的男朋友回家,我爸会是什么表情。

雪漫:他会是什么表情?大发雷霆?

蓝:不知道。他都不知道我有男朋友的事。我妈没告诉他。

我现在也不想让他知道了。上一次他回家的时候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单位里的烦心事,又再喝了很多酒。这么多年来他喝酒之后没有骂人的,也就这么一次。我觉得他也老了。

雪漫:你和你男朋友是怎么认识的,能说说么?

蓝:朋友介绍呗。初中毕业我考上高中了,离我家挺远,所以寄宿了。我妈那时候正在和我爸离婚,两个人都不管我。我就有机会和同学一起出去玩,认识了一个男的,据说是那一片酒吧的老大,特别有钱。他是第一个让我意识到自己长得还算漂亮的男人。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出去玩了。

雪漫:他就是你男朋友吗?

蓝:不是。不过他对我影响挺大的。他特别会玩,我去迪厅就是他带的,他一直就想把我往特别开放的那种路子上引。我也觉得他对我有企图,不过我还是喜欢跟他在一起。

雪漫:可是,不会觉得害怕吗?

蓝:那时候不懂事。而且,其实他对我也还不错,你也知道迪厅里挺乱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他每次介绍我都说我是他妹妹,带点暧昧的那种介绍,别人看我的眼光里就有一种好奇,还有羡慕,我很享受那种感觉。他还给我买了不少东西,我的第一瓶香水就是他送的。

雪漫:那是虚荣心吧?

蓝:我就是一虚荣的人。因为初中没考上重点,只好上了贵族学校,同学都是家里特别有钱的那种,我一直都是最寒碜的,恨不得把全身的血都换成名牌衣服,一直过得痛苦无比。

雪漫:他介绍你认识了你男朋友?

蓝:也不叫介绍吧,是朋友的聚会。我都不知道是谁带他去的,他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和那帮咋咋呼呼的人挺不一样,别人唱歌,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后来有人提议去迪厅,他就说他不去了,还要回家看女儿。这句话让我注意到他了。

雪漫:那你有没有问,他是怎么注意到你的?

蓝:大概因为我小吧。后来我们开始的时候,他就说当时他一眼看到我就觉得,我是不应该在那里的。后来我们还有一次聚会,我刚点了一根烟抽,他就拿眼睛使劲地瞪我,瞪得我心里发毛,就把烟给灭了。

雪漫:可是,这是男人追求女人的一种常见手段吧。你不觉得么?

蓝:其实后来我看过一本杂志,上面说,一个男人能欣赏女人抽烟的姿势时,跟她只是哥们;可当他夺下她手中的烟时,就是爱上她了。

雪漫:所以你觉得他爱上你了?

蓝:他就是爱上我了。

雪漫:那你呢?你也爱上他了?

蓝:应该是吧。就是觉得喜欢跟他在一起。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也特别细心,和我爸完全不一样。我们搬到一起住以后,他每天早晨开车送我去学校,我在车上补一觉,到了学校附近的一条街他就停下来,给我一个麦当劳的汉堡和一盒牛奶,等我吃完,让我下车自己走。他说他不想对我的人生有什么影响,他想让我和大家一样。

雪漫:听起来,确实蛮体贴的。

蓝:其实他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那时候他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他真的不想把我怎么样,因为我太小了,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他就是希望我能过得开心一点,到将来回想起来的时候不要恨他,就可以了。

雪漫:我注意到你用了“其实”这个词。为什么?

蓝:大概是因为……大家都说他不好吧。说他和我住在一起是不对的。我妈说他是流氓,还打过他耳光。

雪漫:分手以后,你有没有后悔跟他在一起?

蓝: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傻。我当然不后悔。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一两个月我们都挺痛苦的,经常吵架,他一说分手我就会像我妈那样摔东西,还会拿头去撞墙。是真的撞,撞到自己痛、麻木,至少疼痛消失以前不用去面对以后的日子,是真的那样害怕,那样想。

雪漫:那你恨他吗?

蓝:现在不恨了。刚分手的那时候恨他自私,恨他说过的话怎么就忽然不算了。还想过在他上班的时候去他办公室割腕,挺傻的,是吧?

雪漫:挺疯狂的。确实很傻。幸亏你没那么做。蓝:就差一点。说真的。雪漫:是因为关系被妈妈发现了才分手的吧?妈妈是怎么发现的?你不是说她都不管你?蓝:我班主任给她打电话了。说我老不在学校住。要查的话,一查就查到了。雪漫:你妈吓疯了吧?蓝:我妈说要是我不跟他分开就死在我面前。她死都不相信他真的没碰过我,还要带我去做检查,还说要告他。我跪在我妈的面前说我不上大学了,要和他结婚,我妈当时就晕过去了。雪漫:妈妈很爱你。蓝:我知道。她从头到尾都瞒着我爸,不然我爸能把我打死。雪漫:真的想和他结婚?蓝:不知道。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跟他说过结婚,结果他说我是傻子。后来我才知道,他其实属于那种不信任婚姻的人,其实他不相信任何人,他还说过他这么爱我就是因为我年纪小,还不知道什么叫欺骗和背叛。

雪漫:说实话,我觉得你们两个的心理都有些不正常。蓝:可能吧。不过我们真的很相爱。雪漫:那,我想问的是,如果他不坚持,你还会不会和他分

手?还是真的会跟他结婚?蓝:我真的不知道。应该也不会结婚吧。雪漫:为什么?因为妈妈?蓝:是,不过不全是。后来我有点害怕了。雪漫:害怕什么?蓝:害怕真的被学校开除,害怕真的被赶出家门……还害怕将来。周围的同学肯定都会上大学,只有我没上,会是什么样子?有一点他真的说得对,就是和人群在一起,和周围的人一模一样,是最安全的。

雪漫:你害怕不安全?蓝:我最害怕被所有的人放弃。所以,可能就算他不说,我也会和他分手的。雪漫:以后会有更好的人的。

蓝:不会了。

雪漫:一定会的。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蓝:成天被妈妈守着。妈妈跟单位申请了病退,她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现在每天的生活就是看书。玩了两年,功课都一塌糊涂了。

雪漫:能安下心来看书吗?

蓝:只能说尽量。他把所有我们一起拍的照片都烧了,还清空了我的邮箱。给我买的那么多裙子,一条也不许我带走,都扔了。

雪漫:等你考上大学,我送你裙子吧。

蓝:谢谢:)不过,以后我还是自己买裙子好了。太淑女的其实也不适合我。最近看中一条Only的短裙,满酷的,适合我。

雪漫: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是个特别又美丽的女孩子,真的。所以,加油哦!

PART4后来

那一次聊天之后,有两年多的时间,疯狂的蓝没有和我联系,我甚至怀疑,她把我看成了关于过去回忆的一部分,也决心彻底地抹去了。在QQ上她的头像老是黑的,我好几次都想删掉她了,不过总有点下不了决心。

她重新跟我联系是在2006年的秋天,一上来就说:“饶雪漫,我又见到他了。”

我反应了几秒钟,才想到“他”是谁。

疯狂的蓝再见到“他”,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别人对她说:“送你件礼物。”然后把她带到里屋,然后,“他”就出现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出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根本没忘记他,但看见他,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说他要移民了。”

“他没有问你愿不愿意跟他一起走?”

“又不是写小说啊,饶雪漫,你回到现实中来行不行啊?”

话这么说,可我知道,她是难过的。

还像以前那么疯吗?

“不了。年纪大,疯不动了。不过,我还是喜欢年纪大一些

的男人。这是恋父情结,我知道的。呵呵。”

有一段时间,我们都沉默。忽然她发给我很长一段话。

“其实,饶雪漫,我还是感谢他的。他说他要把我变得温柔,他真的做到了。考上大学,进了学生会,特多人追求,我觉得,这些都是他给我的。如果没有他,我还是一个假小子,连裙子都不会穿的。可是我还是不开心。老觉得心里缺了点什么。想起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难过的事情都看不见了。想起自己曾经那么单纯地爱一个人,就有些鼻子酸酸的感觉。也许我是需要

再找一个男朋友了吧,呵呵。”

不过,是不是仍然会想起他?

已经不会怎么想了。除了有时候吃麦当劳的辣鸡腿汉堡会突然哭起来之外。

PART5他她说

小野:感觉她都不算什么坏女孩啊,又没有杀人放火,又没有介入别人的家庭,谈个恋爱还那么纯情。老男人怎么了?我也喜欢年纪比较大的男人,比较会照顾人。现在的小男生都太自恋了……总之我不认为疯狂的蓝坏。她应该属于那种挺温和的叛逆吧。感觉她骨子里,还有一点点小传统。最后,为什么没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我觉得有点可惜呢。如果坚持一下,说不定会很幸福。

不知所云:有点像写言情小说嘛。我真的不赞成女生和老男人交往,我去参加过我们学校的舞会啦,一过了午夜就有老男人哀怨地打转,感觉有点龌龊……难道不觉得自己像在援助交际吗?我有一个朋友也喜欢上年纪大的男人,不过那个人已经结婚了……后果当然可以想象……那种男的根本不会为你改变任何。这也能叫爱吗?祝贺疯狂的蓝及时回头。

看不见的岸:现在的女孩子都怎么了啊?感觉都很不会保护自己,疯狂的蓝还算运气好的了,被家长发现。顺便说一句,我根本不相信那个男的有那么纯情。

小寒:恋父!绝对是恋父!值得同情哈!不过我觉得每个女孩子都有一点渴望被保护的心理,渴望有人照顾自己。想对疯狂的蓝说,就算没有他,总有一天你也会变得温柔的,因为你就是一个温柔的女生嘛!祝你现在过得快乐!

雪漫:从所有的评论来看,大家好像把讨论的热点放在了“该不该喜欢老男人”这个话题上呢。

其实,这基本是一个无法沟通的话题。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身边的朋友里,也有年龄有差距但生活得很幸福的例子——打住打住,不是在开恋爱讲堂啊!

对于疯狂的蓝,大家的看法却惊人一致:她不是什么坏女孩。因为,从她的话里,你其实可以看到很多的温柔小心,对妈妈,对男友,甚至对父亲。而且,她考上的那所大学,会让很多人羡慕哦!

然而必须承认,高二的那段同居生活,确实在疯狂的蓝心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也会无所不在地影响到她现在的生活。比如她会跟我说,跟年龄相仿的男生,就是死也不来电,最近可能的一个男朋友是一公司的高管,37岁,问题是,不知道是否已婚……

真危险。可是也没人能代她作出选择。

请教过心理专家,疯狂的蓝这种情况,应该还是属于恋父情结的一种。虽然她从小和父亲便处在尖锐对立的状态,可是,正是因为父亲温暖形象的缺失,造成她一直在潜意识里寻找可以给她以父亲般关怀的人,她的第一个男朋友,恰恰符合了她的这种需要。

如果他真的是她的父亲该多好。为她细心地准备早饭,给她买很多漂亮的花裙子,微笑地看着她慢慢长大。任何一个女孩子如果有这样的父亲,必定都是幸福的事;只可惜,他以不对的角色,在不对的时间里出现,留给她的,终于只有苦乐参半的回忆,额头上的伤疤,和再也挥不去的影子。

其实除了《校服的裙摆》,除了《临暗》,我还写过一个关于少女和成年男子的故事,叫《蓝蓝和Champ大叔的平安夜》,不过这一次,没有涉及爱情。在这个故事里,女孩用自己的单纯温暖了一个颓废男人的心,成为了他生命里的一个小奇迹。

虽然小说里的事情,不会真实地发生在生活里。

我还是会很乌托邦地想,如果大家都是很善良而单纯的人,长大的过程也会少痛一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饶雪漫作品 (http://raoxue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