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绽放在隆冬的玫瑰——“坏女生”冬至

  PART1人物档案

目标人物:冬至坐标位置:出生于江苏,南黄海某个美丽小镇,现在上海读书年龄特征:80后的某个冬至,本该理性的摩羯喜好:旅行,拍照,裙子,发卡讨厌:虚伪的人,课本关键词:玫瑰,火焰最大心愿:游走世界

PART2青春事件

跟冬至的相识,可以用“阴差阳错”来形容。那晚我写稿写到头大,看到QQ上深海鱼的头像是亮着的,准备跟她扯两句,放松一下,结果QQ那头一点回应也没有。为了表示被忽视的老板的愤怒,我打出了一长串感叹号,外加一句恶狠狠的“老板宣言”:我开除你了!没多会儿,那厢终于开口了:“我是深海鱼的同学,你找她有事么?”

原来深海鱼平时很少有时间上网,家里对她也管得比较紧,所以就拜托同班的冬至帮她挂QQ。

感谢常年不上QQ的深海鱼,感谢管理严格的鱼爸,饶坏坏又认识了一位率真个性的小姑娘。

冬至这个名字,总是给人沉静的感觉。而恰恰相反,冬至的话异常多,用词也很夸张。什么男人女人的,她都随便说。一开始我还提醒她:“说同学应该是男生女生,而不是什么男人女人。”几经反复,我也懒得说她,无奈地听她一口一个男人,一口一个女人。

和中规中矩的鱼不同,冬至似乎天生就有一种张扬的个性,做自己想做的,说自己想说的,仿佛从来不知道掩饰。有一次我八卦地问:“觉得深海鱼是怎样的人?”

她想了一会儿说:“能干,有水平的人啊。”

我追问:“那我呢?”

这次,她毫不犹豫地迅速回复:“巨能干,巨有水平的人!”我哈哈大笑。

而事实上是,冬至并不是能让人放心地哈哈大笑的人。她曾经揣着一百来块钱就偷偷溜了出去,急坏了爸爸妈妈。他们发动了一大群人找她,亲友、老师、同学。让人头疼的是,连她最要好最亲密的朋友都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

最后当妈妈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一家小旅馆里呼呼大睡。后来她告诉我,她妈妈在外面拼命敲门喊着她的小名:“巧巧,快出来!上课要迟到了!”她在心里绝望地大喊:“太没劲了,这么快就被找到了,不好玩!”

至于为什么离家出走,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心情不好,想换个环境吧。”

冬至就是这样,没心没肺到人神共愤的地步。有时候我责怪她不体谅自己的父母,净给他们添麻烦。她认真又委屈地说:“其实我都懂。但是我管不住自己。”

的确,她管不住自己。不然的话,她就不会在秩序井然的晚自习教室里,毫不留情地把茶杯摔碎在那个叫SN的女生的座位旁,然后在老师和同学们惊愕的目光中,昂着头冲出了教室。

“后悔么?”我问她。她简洁地回答:“不。”

其实我早就从鱼那里了解到,那段时间冬至有多么难熬。四年的初恋突然画上句号,她的男朋友和好朋友背着她走在了一起,还一起演戏骗她。男朋友为了讨那个女生欢心,还找借口向冬至借钱。而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冬至,还傻乎乎地把自己的零花钱全掏给了他。那个女生自恃成绩优异,不依不饶,满不在乎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那个男生在她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一言不发,漠不关心。还有一些好事的同学,私底下议论她,等着看她的笑话。

之后冬至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看着她灰色的头像,我心里空落落的。我有点想念这个迷糊的不懂事的小姑娘。

等到她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惊喜地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就对我说:“饶大坏,我恋爱了。”

噢,我的小冬至,你可以不那么迷糊吗?

这次,冬至的对象是一个外班的男生,成绩不错,家境也

好,对冬至也体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看到他们的合影,那位不太挺拔的男同学和高挑的冬至站在一起,总显得有那么一点别扭。

我没有问冬至,对之前的男朋友是不是彻底地忘记了。

我不想让她为难。此刻享受爱情的甜美,大概能够抚慰她累累的伤痕吧。

而不久以后,我又得知,冬至又和后来的男朋友分手了,因为前男友又回到了她身边。她说其实她心里很愧疚,但是她是个念旧的人,YL毕竟是她的初恋。

我被这一切搞得晕晕乎乎的,但是有一点很清楚,经过这一番变故,冬至不再像过去那样张扬。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至少冬至可以过一段安静的生活,不用再做高一时那个总是愤怒的小姑娘了,更加不会因为别人的恶语相向,就脑子进水地把叉子插进别人的皮肤。

那一次她把所有人都吓坏了,包括她自己。不过还好那个人没有被重伤,她的父母也没有去找冬至。我以为冬至会庆幸自己平安无事。可是,她对我说:“还好,爸爸妈妈不知道,不然他们会伤心死,生出了这样的女儿,在朋友面前也会抬不起头的。”原来,她在乎的是自己的父母不因为她而受伤害。

“既然知道后果严重,当初怎么还要那么做呢?”对于那件事,我很责怪她。因为无论那个女生对她态度怎样恶劣,她都没有理由拿叉子去捅人家。我不敢想象,如果出了事,那个女生会怎样,她的父母会怎样,冬至会怎样,冬至的父母又会怎样。

已经17岁的拿到身份证的冬至,想过这些么?

她许久都没有回答我,就在我等不下去生气地准备下线的时

候,她发来一句话:“我是不是有病?”

已经指向“退出”的鼠标指针又退了回来。

冬至,你当然没有病。只是你还没有真正地长大,没有真正

地成熟起来。而每个同龄人都会有的冲动,在你身上又表现得那么剧烈。自诩天下无敌的饶坏坏,这一次,也陷入了困惑。

夏天来了,夏天又走了,冬至升高三了。因为家庭环境宽松,即使是在最紧张的时候,冬至也经常挂在QQ上跟我天南海北。通常是下了晚自习,她一挂就是到半夜,仿佛自己是铁人。我是成年人,有成年人的观念,所以经常会询问她的学习情况,或者逼着她下线睡觉,明天早起,背书。

“饶雪漫你怎么也这么没意思啊。”冬至老三老四地对我

说。然后,她又说:“我又不是不知道努力。”

我还是很担心她,但是隔着茫茫网络,我又无能为力。

直到有一天,冬至对我说省内准备开始艺术类院校招生了。

她说,她想去考艺术。我有点惊讶,和她认识这么久,我都不曾听说冬至在艺术上有什么特长。而且当她告诉我她想离开学校去南京一个培训班学动画制作,为考艺术做准备的时候,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反对。原因很简单,考艺术这条路,太玄了,就算考上了,就业也未必容易,甚至比普通专业难上千百倍。但是,她决心已定,不久就去了南京。

冬至就是这样。我认识的其他女孩子,在面临抉择的时候总是跟我讨论半天也无法确定。而冬至,每次都是在自己做出决定以后,再通知我。我有点喜欢她敢作敢为的果断性格,又担心她会因此一意孤行而走错路。

毋庸置疑,冬至是一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孩子。

当知道我准备给她做个访谈的时候,她欢天喜地地惊呼:“啊啊啊,真的啊!呵呵呵,好的啊!”我很是动容。我发现,无论遭遇什么样的伤害,做了多么不可原谅的蠢事,冬至内心深处仍然保留一份天真赤纯的情怀,干净明亮,一目了然。

这样的冬至,怎么会不幸福?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你觉得坏女孩是什么样的?冬至:抽烟喝酒、出入不良的场所、夜不归宿、有很多的男

朋友。雪漫:性格上呢?冬至:心眼很坏的!两面派,背后说人坏话的。雪漫:那你觉得自己是坏女孩么?冬至:以前在有些方面可能是,但现在不是。雪漫:我以前听过一些关于你的负面的舆论,对于那些你自己知道么?

冬至: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我当时自己觉得无所谓,但确实给我带来很多麻烦。

雪漫:比如说?

冬至:YL,我男朋友,不停地向我求证那些话,觉得我很没有安全感,很烦。然后基本上每周低年级的人都会来找我或者给我发信息,问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打了什么人。我晕,我压根不认识那些人。而且我在学校没有动手打过女孩。

雪漫:在学校没有,那在校外呢?

冬至:打人吗?

雪漫:对,或者说差不多恶劣的。

冬至:有的,曾经用一把吃西餐用的钢叉捅进了一个女孩的脖子里。

雪漫:为什么?

冬至:高一的时候,准备英语话剧比赛那一阵子,那时我和YL处在冷战期间。一个高年级的男生,跟我和YL都是好朋友,我让他带我去网吧玩游戏,YL不许他带我去网吧,他就带我去吃东西。然后坐在我隔壁的一个初中的小女孩很猖狂,我们两间房的窗子是连着的,我把我这边的窗户拉上了,她就开始骂我。我当时心情本来就不好,就冲动了,我那朋友在和我玩牌的时候也被我叉伤了手,原因是他耍赖。

雪漫:后来有过后悔么?

冬至:现在想想觉得挺可怕的,出事那就糟了,但后来也没有人找我处理这事,我就不太记得。

雪漫:那个女孩后来怎么样了?

冬至:我不知道,我听我那朋友说有一群女孩来找他,想通过他找我,他帮我顶下来了。我就一点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了。

雪漫:现在想来,会不会觉得后怕?比如那个女孩的父母来找你、你的父母、学校,或者那一群女孩来找你麻烦……

冬至:会的啊,毕竟是见红了的事情。别人来找我肯定会很麻烦,不光是赔钱了事的事,对自己的家人也很不好。我也就冲动做过那么一件伤害了别人的事情,后来一直会克制。一遇到这种事,我朋友也会死拉着我。

雪漫:虽然有很多非议,但我知道你身边有很多好朋友。说说朋友们最让你感动的事吧。

冬至:有两件事。一是我高一的时候,因为感情的事,吃安眠药,和我同班的两个处得很好的男生知道了,整晚给我打电话要我不要睡觉,两个人每过十分钟给我打一次。其中有个还是寄宿的,半夜翻墙出来给我打电话,在外面站了一夜。还有次是我离家出走的时候,几个很要好的女孩子也总是打电话找我,像方方这样的在学校不开手机的乖女生,连上课都在给我不停地发信息,生怕我会出事。小婕,朱朱她们一下课就给我打电话,晚上也是。而且,她们都是瞒着家里给我打电话,我很感动的。

雪漫:最想对好朋友说什么?

冬至:一直很感谢她们,不管在我多么落魄的时候她们一直

在我身边。不管我有多少不好的传闻,她们一直相信我。她们都是很乖很善良的孩子,是她们把我渐渐带上正轨,没有她们可能就没有现在的我。我现在的性格也被她们同化得比较和善了,呵呵。

雪漫:她们一定能感受到你的变化,为你高兴为你加油的。

除了友情,爱情对你也意义重大。不介意的话,说一下男朋友?冬至:嗯。雪漫: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冬至:具体地说从初二在一起的,大概有四五年了,中间分

分合合也有好多次了。雪漫:为什么会有好多分分合合呢?冬至:他是个很多疑的人,又很专制,而我又不喜欢他老和

他的兄弟们在一起,忽略我,就会为这些事吵架。雪漫:既然这样,为什么又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呢?冬至: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初恋,彼此都有很美好的回忆,

人都是念旧的,就总是会想起彼此。雪漫:在他身上,最让你喜欢的是什么?冬至:哦哦哦,他有很多的缺点,可我就是很喜欢他,要真

说最喜欢,我也不知道呢,呵呵,什么都喜欢。雪漫:你们之间,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分手是为了什么?冬至:可能就是高二时的那次吧,最致命的一次。雪漫:介意说一下么?

冬至:好的吧。

冬至:就是他和别的女人好了。那个女孩是我们俩初中到高中的同学,关系不算特别特别好,但也很好了。可是他们却背叛了我。很伤心啊当时。

雪漫:你是怎么知道的?

冬至:先是有朋友看到YL带着一个女孩去南通,然后我问他,他不说是谁。然后我就一直瞎猜是谁,因为说个子很小,我开始以为是高一的。就这样猜了几天,一个朋友看不下去了给我写了张字条说,为什么要猜别人呢,可能是你身边亲近的人呢?我就傻了,我四处一逛,就看到SN,我亲近的人中就SN身材小啊,我随口就问,不可能是她吧,然后那个朋友就和我点点头。

雪漫:那天晚上你把杯子摔到她的座位旁边?

冬至:嗯,就是那次,那杯子是YL生日时我送的情侣杯,我们俩一人一个的。我当时还很想摔她头上来着。忍了。

冬至:最气愤的是她还骗我!!!

雪漫:骗你?

冬至:SN说找我谈谈,我就去了,她说都是YL主动的。还说根本不喜欢他,还要当我面说什么和他说清楚。后来我才知道是她先写信给YL的,是她主动追YL的,那次什么当我面的分手是她事先和YL说好的。还让他别把她一会儿要说的话当真。

雪漫:当你的面分手?

冬至:我能不气吗?她还问我能不能原谅她,我说既然不是你的错我当然不会怪你。嗯,她说她把YL喊出来,当我面说清楚,然后YL来了,她说我们以后没有任何关系了。YL说就是这样?然后就走了——这就是她所谓的分手,她早和YL说好了

雪漫:当时是晚自习,理所当然地惊动了老师。老师的态度是怎样的?

冬至:老师啊,当时是数学老师在教室里。她貌似很吃惊的,我根本没时间看老师啊,摔完杯子立马冲出教室去了。

雪漫:SN当时是班干,成绩也优秀,出了这样的事情,班主任怎么说?

冬至:那老头说他会处理的。他也一直认为是YL主动的,说SN处世不深经不起男生的纠缠,难免会犯错误的,让我想开点。然后别人问SN她这样就不怕班主任责怪吗?她说她成绩那么好,老师能拿她怎么样?

雪漫:这件事对你伤害很大,相处四年的男朋友突然背叛你。当时你还相信爱情么?

冬至:不相信,当时我就觉得爱情和友情同时背叛了我。有那么一刹那我什么都不信了,觉得世界上只有自己是能依靠的,很无助。

雪漫:可是还有那么多好朋友帮你,我了解到当时周围也有很多同学站在你这边。

冬至:说到帮我,当时我冲出教室后SN的朋友也来找我,安慰我,可是像H这样的人,就像SN插在我们中间的内奸一样,我们一做什么她就告诉SN,还口口声声对我们说讨厌SN这样抢朋友男朋友的人呢。冬至:我太无语了当时。雪漫:后来呢,后来你们和好了么?冬至:后来也就是现在,和好了。在暑假同学聚会之后他主

动来找我。雪漫:在一般人看来,这种伤害是很难平复的。而你为什么原谅了他?

冬至:开始是没有的,即使是现在我也有阴影。但是后来我来上海上学后,他晚上喝得大醉,他朋友给我打电话让我劝劝他。他的神智根本不清楚,一边在那里哭,说什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好,但我真的很爱你……一直这样反复地说一边不停地哭。

雪漫:你心软了?冬至:嗯,以前他一直是很大男人的人,无法想象他会有这

样的时候,真的很难想象,还有我真的一直很喜欢他,很喜欢。雪漫:有没有自己认真地想过,为什么会很喜欢呢?冬至:先入为主的感觉吧,第一个感觉很能保护自己的人。冬至:第一个在一起很甜蜜的人。雪漫:会不会觉得,这种先入为主,反而会使自己放弃了一

些更好的选择?冬至:他在初中的时候很出色的,对我也很好很好,总是为我做很多事情,我想过,我身边出现过很优秀的人,但我只是觉得这男生真好,却从来没想过要这样的男朋友。雪漫:你的初恋跟很多女孩子都不一样,持久,专注。而非一般人眼中的“青春期冲动”。冬至:但我和YL说过,现在的我可能无法像以前那么爱他

了。雪漫:是因为那次的事情么?冬至: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就知道我是一直很专一地爱

着他。对于那件事情,虽然原谅了他,但我还是走不出阴影。雪漫:他对此怎么看,理解你么?冬至:他说现在的他感觉自己付出的多一点,说即使我也

是很爱他但没有初中的时候那份纯正认真。但他知道的,是他的

错,他会努力补偿我,让我走出来的。雪漫:你的恋爱和性格,会不会对学业有影响?冬至:现在还好,毕竟在大学了。感觉高中影响大点,初

中的时候他腿受伤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为了给他补课和我考在一起,我疯狂地学习。高三也很苦,笔记也很多,但我就是那样拼命!我初中成绩就是这样突飞的,才上了我们这儿的重点中学的。

雪漫:爸爸妈妈对你的学业有什么特别要求么?冬至:很简单,初中的时候考上县中,高中的时候考上大学,现在的话就是不要挂科。

雪漫:觉得他们给你的环境宽松么?

冬至:他们很希望我以后能过得好点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靠别人。我感觉,相对于别人而言,我的成长环境还算宽松的,妈妈是个很睿智的女人,爸爸有的时候会冲动,但都非常非常疼我。他们不反对我和YL在一起,但至于最后的选择,他们希望我不要光被感情麻痹。

雪漫:目前为止,觉得自己能不能达到他们对你的期望?冬至:感觉自己还是不行,我以前做了那么多让他们为难的事情,我现在很想乖乖地让他们开心放心,我还有很多要做。雪漫:在大学里住集体宿舍,你的性格能胜任这样朝夕相对

的集体生活么?冬至:还好,我现在性格温和好多,处得还可以。雪漫:平时喜欢和大学里的新同学做些什么?冬至:可能就是一起在宿舍看看片子,逛逛街,做些轻松的

事情,不喜欢去些娱乐场所。我们这个专业作业很多,空余的时

间也不是很多。雪漫:说起你的专业,当初怎么会选择一个艺术类专业呢?冬至:毕竟我的文化分不高,而且我小时候就对画画感兴趣

有点基础,就很自然地选了。家里也想我能顺利考上也很支持。雪漫:为了考上这个专业,你还在高三最紧张的时候去南京专门学习了三个多月。有没有担忧,会因此影响文化课?冬至:文化课肯定会影响的。当时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就是想拼拼看,不想那么简单地认输。学得很累,在专业考试期间超级紧张,几乎每天晚上做噩梦,梦见自己在考场上出丑了,或者明明通过了又被别人硬挤下去了,等等等等。

雪漫:那三个月,有没有一种远离了学校和那些发生过的不愉快,平静而纯粹的感觉?

冬至:在南京,陌生的环境让我感觉很紧张,我不是个能很快适应的人。但在那里很安静,没有人谈论你的是非,不会看到我不想看到的事情(比如YL和SN在一起),很用心地学画,我的底子比那些人都差,所以学得很辛苦。

雪漫: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怎么克服的?冬至:最大的困难就是在考专业院校的时候,要自己去跑考

场,准备工具,很困难啊,我对南京又不熟悉。雪漫:都是一个人解决么,当地没有同学帮你?冬至:他们都是一个班的,而且没有南京本地的学生在我们

那里学习,要考的学校也不一样,不可能一起去考试。最后还是求助于爸妈的,因为那时考试报名的人超级的多,光排队报名就从早上到晚上一直站着,晚上肯定赶不回培训学校,要住在外面我一个人又不敢,爸妈接到我的电话就飞奔过来了。

冬至:其实爸爸也是路痴,找学校也挺困难的。汗。雪漫:你们一家很有意思。冬至:那是的啊,爸爸是个很好玩的人。雪漫:举个例子?

冬至:我们去苏州考试完了回家,爸爸开车。开着开着,看到有个大牌子:江苏欢迎你再来。晕,他竟然开出江苏了,要知道我家在南通啊。

雪漫:哈哈,爸爸有没有说什么?

冬至:爸爸说,啊,要不我们去上海玩玩,考完放松一下?被妈妈狂扁,因为当时快高考了,培训、考试已经耽误了蛮多时间。当初爸爸还想让我考什么空姐,说在头等舱能遇到有钱的人,呵呵。

雪漫:你爸爸的想法很与众不同啊。他平时开明么?冬至:嗯,超级开朗!心态很年轻的啊。雪漫:妈妈呢,妈妈会不会内敛些?冬至:会的啊,很睿智的啊!很崇拜妈妈的,只有她能对付

爸爸的无厘头,汗。雪漫:跟这样的父母相处会不会比其他同龄人轻松许多?冬至:嗯啊,我朋友都说我家人很好玩的啊,超爱来我家

玩!有次十一放假一个扬州的女孩没买到票坐我家车从我家买票

回家的,她说她一路都想笑,我爸爸太好玩了。雪漫:最想和爸爸妈妈说什么?冬至:谢谢爸爸妈妈这么多年的养育,包容了我所有的任

性。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什么事都麻烦你们的小女孩了,但不管我长得多大我一直都是你们最亲的女儿,我会好好努力用行动来报答你们的,我永远爱你们。

雪漫:看得出来,你很爱爸爸妈妈。他们一定能理解你的。

冬至:其实我算不上是那种传统的孝顺女儿,常常不听话,在外面闯祸,离家出走,心情不好还会跟他们顶嘴。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宽容我,相信我。他们对我的爱,虽然没有声音,却真真切切地压在我心上,是我一辈子的财富。

雪漫:自己对自己,有什么期望?

冬至:认真学好自己的专业,将来能找到学以致用的工作,报答爸爸妈妈,也对得起自己。还有就是希望能和YL好好走下去啦。

雪漫:Wishyougreatsuccess.

PART4后来

谢天谢地,冬至最后顺利通过了专业考试,又经过最后的冲刺,录取在上海一所不错的大学。对于本来文化成绩并不太好的冬至来说,这的确是个让人欣慰的结局。我想她的父母,也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

她的博客经常写得很甜蜜。YL会从北京千里迢迢去上海看她,她也会不辞辛苦地去北京看YL。有一次她去北京,和YL在西单闲逛,竟然遇到了同样在北京上学的SN。她后来颇有些自豪地告诉我:“我朝她笑了一下,跟她打了个招呼。”我知道她自豪的不是自己抢回了男朋友,而是自己终于可以坦然面对过往。

受伤,挣扎,打拼,痊愈。这条路,冬至总算是走过来了。

冬至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吧。

其实再叛逆的孩子,归根到底都是普通人。只不过是因为个人际遇,阴差阳错地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从此生活变得坎坷。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理解的眼神,一个引领的手势,一个宽容的微笑,一切就又会回到原来的让人放心的轨道。勇敢正视自己,为自己努力,为自己拼搏,总会有雨过天晴的一天。

PART5他她说

爱上小耳朵:Happyending,人生本该如此。

蛋蛋:我身边也有冬至这样的女孩。很多人都会羡慕她们的自由自在,又害怕她们过于直接的性格。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状态,无须羡慕,更无须害怕。走好自己的路,一定会有美景在前方等着我们。

苏小南:喜欢冬至,尤其是她的父母。开明,包容,相比之下,我爸妈太保守啦。总是对我管这管那。

神游天下:我无法想象,友谊缺席的成长,该是多么苍白脆弱。在这一点上,冬至是幸运的。

雪漫:跟冬至的访谈格外自然,格外酣畅。她一点也不拘谨,说到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也很坦然。很多网友都羡慕冬至,有和睦开明的父母,有善良温和的朋友。的确,比起其他一些接受访谈的女生,冬至的确是个幸运儿。但是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冬至那种冲动、暴躁、一意孤行的性格还没有完全改好,这也许会成为她成长路上的一个牵绊。但是这些令人不安的品性,又衍生出一种特立独行的果断、敢作敢为,让我觉得一切总会好起来的。

唉,这个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冬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饶雪漫作品 (http://raoxue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