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因为信任,所以很乖——“坏女生”短发夏天

  PART1女生档案

网名:短发夏天星座:白羊座最喜欢作家:安妮宝贝、张爱玲、亦舒最向往的生活方式:自由的最喜欢的食物:冰淇淋最钟爱的颜色:黑白红最爱听的歌曲:天呐,这个要怎么说,一星期一首比较喜欢的,不停变换最崇拜的偶像:王菲,梁朝伟,约翰尼•德普做过最勇敢的事:高一自己决定退学最想要的生活:去很多地方,认识很多人,这样的生活现在已经实现

PART2女生事件

我和短发夏天认识,是秦猫猫告诉我这样一个女孩在找我,然后给了我她的QQ号。

其实之前我也注意过她。因为充满灵气和骄傲的文字,她在当时花网的论坛上,已经拥有了一小批忠实的拥趸。所以,没有怎么犹豫,我就加了她的QQ。

我有怀疑过,短发夏天这样急切地找我,很可能是为了一些实际的目的,比如,想要我帮忙给她出书或者联系编辑,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过真的说上话之后,我就丢掉了这些念头。那时,她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有时候很尖锐,像浑身长刺,有时候,又很莫名其妙地忧伤起来,柔顺得像一只小动物。我开始喜欢她,因为能感觉到她对我的信任。由文字建立起来的关系经常这样奇妙,短发传给我看她的相片,果然是短头发的女孩,可是,显得安静乖巧,从她透明的眼睛里,看不出有“叛逆”这两个字的影子。

有一段时间我们好到差不多无话不聊,接下来的暑假,我还请她来我家住了一段时间。

如果我没有那么做,那么我和短发是不是会比现在更亲密一些呢?

真的,因为我必须承认,那一段的相处并不算特别愉快。在网络上可以很愉快交流的人,在现实中,却往往忍受不了对方的小缺点。我想,我和短发,都有一点这样子。

我发现自己有点接受不了她那种名副其实的叛逆,和她的以叛逆为荣。她在我的家人面前不加掩饰地抽烟,吃饭的时候一个人占去大半边桌子,用我家的电话肆无忌惮地打给任何人,出去逛街的时候指着心仪的衣物毫不客气地要求:“帮我买!”

到后来我终于受不了她,并且直截了当地告诉她:“如果你不改一改自己的性格,一定没有人会喜欢你!”

她不置可否。

最后离开我家的时候,她还是自己那一身夸张装扮,军绿色

T恤,繁复而夸张的金属配饰。我本来已经打算不喜欢她了,不过,当她拦下一辆出租车,头昂得高高地跳进车里去的时候,我看见,她用力地对我挥手。

忽然间我就原谅了她的那些小缺点,所有不愉快,一刹那都变得有点无关紧要。后来留在我记忆中的她,就始终是那样的一种表情,桀骜不驯,拒绝对这个世界道歉或者妥协,并且,一走就不回头。

我知道她走得其实有一点难。退学,单亲,除了写字没有其他谋生手段,让她的生活常常过得窘迫。2004年雪漫创意机构推出“裙摆摇摇”少女写作组合,她是四位成员之一,我知道,那一笔稿费实在不够她买越野车,去沙漠流浪,但是,至少可以买漂亮的花裙子,或者,买礼物送给妈妈……我这样希望。

后来我们也很少联系。有很多时候我想到她,会有点迷糊,因为我完全看不清她的未来会是如何。其实我承认,即使她不改变她的性格,也还是会有人喜欢她的,因为她是一个很真的女孩子。有一段时间,我们在QQ上谈很多,谈到妈妈,谈到喜欢的男生,她的感情,无论爱恨都好像小刀子一样能刮伤人,可是,在最初不适的疼痛过去之后,会发现,在这样的尖锐里,有一种深深的吸引。一个女孩子,用力地爱,用力地付出,被伤害了,就用力地甩甩头装作不在乎……

短发夏天,确实是我见过的女孩子里,最独立也最任性的一个。

我猜测过,这样的性格,会不会和她的家庭有关?仅仅有一次,她和我说起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离开的父亲,我小心地问她,恨不恨?

“那时候太小了,”她说,“还不知道什么叫恨吧,哈哈。”

“那长大以后呢?”

“长大以后……很奇怪,我会怪妈妈,虽然知道这是不应该的。其实我们已经习惯两个人相依为命——我现在想这个问题,妈妈肯定也有错,妈妈有些神经质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那个男人离去以后才有的。”

“那个男人?”

“是爸爸,不过我从来不叫的。其实在内心里,我好像也从来没有真正怪过我妈妈……我对她的感情有一种盲目的成分在里面,虽然我老是和她对着干。”

她总觉得和那个神经的女人,在没有男人的日子里更像姐妹,也许是因为妈妈更脆弱一些,自己更不驯一点。她说她要有钱,一定要让那个女人下半辈子活舒服点,虽然那个女人前半辈子把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我打趣她说你不是替那个男人还债吧,她一本正经:“替我自己啊。我妈没能把我管成一个淑女,她自己感到失败,我要给她安慰。如果我去流浪,能挂念的就只有她了。”

“又提流浪,还有我们大家啊,雪狼、逆水长流、VITA、绿绿、天天天蓝……”

“那不一样的。”

一次短发夏天把妈妈的照片传过来,我看到一个普通的女人,并不漂亮,眼神有些忧郁。我说短发这方面是遗传她吧。短发说不止啊,还有打人什么的,还有我也有一点神经质哦!然后发过来一个没心没肺的大笑脸。

“可不可以问你一些私人问题?”

“问吧,这么客气干啥?”

“你谈的几次恋爱,你妈都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打你?”

“知道。当然不打我。相反,她还经常鼓励我有钱就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我也觉得很奇怪,在这个问题上,她很开通。”短发和我谈到男孩子总是轻描淡写,不过我坚决相信,这些是假象!我问她是不是被伤害过,她点头,不过还很云淡风轻也很臭屁地加了一句:“可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没有必要用回忆折磨自己,对吧,坏姐?”

“那就是说,曾经有过折磨你的男生?对不对?”

最伤心的一段喜欢,发生在初中。一个看上去很不一样的男生,帅,有品位,听最流行的音乐,总是穿有牌子的衣服。现在看来,当初喜欢他的理由真是幼稚得可笑;可是当时,用短发自己的话来说,“就好像脑子触电了”,只要他轻轻一笑或者一皱眉,短发的心里就能掀起十级巨浪。

“其实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有种盲目的幸福。以后我会遇到比他好一百倍的人,可是像那样的喜欢,好像真的很难了。”

那段时间,沉浸在爱情里的短发变得不像短发。患得患失,忽晴忽雨的状况,让朋友们都很担心。朋友都说那个男生是自私虚伪的人,短发却只怀疑是朋友嫉妒她。然而,结局总是比想象的更快来临。快中考的时候,他提出分手,借口很多,不想耽误你学习啊,未来啊,我们性格不合啊,妈妈不许我谈恋爱啊等等。短发如梦初醒,原来朋友的旁敲侧击都是真的,他追求邻班一个高傲的女孩,很有家世的,结果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件事给她很大打击,短发夏天每天灰头土脸,像一个游魂在校园里荡来荡去。短发夏天说她第一次喝白酒就是那时候开始的,喝了整整一瓶,然后胃里面翻江倒海的,开始吐,后来几天都头痛,重重的,脑袋里总是一件事,排解不掉,学习、考试,甚至吃饭和呼吸,都忽然变得不重要。

“那时不想学习嘛,一看见老师就烦,觉得整个世界都和我作对,世界上我最傻了,上自习的时候会突然站在凳子上,然后下来从窗户跳出去(我们在一楼啦),溜到大街上,转一圈再回来。回来时心情会好一点,就是从那时起,想去流浪,去沙漠,像三毛一样,没有人认识我。”

似乎女孩子都要经历这个成长的过程。挫折以后,有伤痛,但心更坚强,只是会有伤疤。

“想颓废,想放纵,想做个坏女孩,虽然一直都不是好女孩。想离开好孩子的轨道,因为有人给了我不公正的宣判。”

我知道,重要的不是男孩伤害了她,而是她自己对自己的不原谅。

那次恋爱之后,中考随之而来,很多人进了重点高中,短发却要自己拿钱进贵族学校。其实妈妈的收入很少,所以一开始也不是觉得可以读完。新的群体里,短发尽量低调,感觉不是很爱讲话的那种,只有看见欠扁的男生想教训时,大家才见识到她的威力。高中里一度在意的一个男生是小当。小当是短发前桌,学习很好,很幽默的男生,头脑机灵,也很有深度。他知道短发夏天喜欢他,可是,从不说自己的心情,只不冷不淡地偶尔给短发来几句忠告。这对短发也足够了吧。短发虽然大声告诉每一个人她喜欢他,但是没有更具体的行动了。

爱只能到这一步,再多走就失败了。不让自己深陷是最明智的选择。退学是在一次月考之后,语文分奇高,数学却个位数,数学老师说:“像你这样,做什么都不会成!”短发认为是时候离开了,为了自己的事业,自己的新生活,唯一不舍的可能就是小当。

当小当在QQ上鼓励她重新入学,并且终于说出“我想念你”的时候,短发的心,是生平第一次陷入了犹豫吧。其实总是犹豫的,决定成为一个坏孩子的时候,也这样犹豫过。可是不能回头。就这么一直不停地往前走。

PART3雪漫会客

雪漫:OK,今天请到雪漫会客厅来的是花衣裳的网友,其实大家都蛮熟悉的短发夏天。夏天好。短发夏天:当当当当(我自己配乐)坏姐你也好。雪漫:首先问个问题。短发夏天:问吧。雪漫:你喜欢我叫你短发还是叫你夏天?短发夏天:这个……嗯……很难回答哦!雪漫:那我就乱叫吧。

短发夏天:还是叫短发吧,这么叫的人多一点。雪漫:OK,短发,是不是真的留短发?短发夏天:以前是啦,现在已经留到肩膀了,算是中发了。雪漫:那就改名叫中发夏天吧。短发夏天:改名没想过。短发夏天是我第一次上网时的网名,用了五年了都没改。所以不管头发长短还是夏天冬天与否,我都是不会改名的。雪漫:那你觉得为什么我会找你谈话?短发夏天:因为我有代表性。(你昨天说了,西西!)雪漫:你觉得你的代表性在哪里呢?短发夏天:叛逆吧,还有比别的孩子更孤独和忧郁。这样说有点做作,但是是事实。雪漫:可是在我的印象里,你不是这样子的。短发夏天:那么是什么样子的呢?雪漫:我其实觉得短发蛮乖的,真的。短发夏天:嗯,很多人都这样说,尤其是看到我的长相之后,他们都说,好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哦,一点都想不到你抽烟喝酒打架的样子。雪漫:我一直都记得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声音很甜,很小

姑娘的那种感觉,那次你跟我说你打算要退学了,是不是?短发夏天:还有,你觉得乖是因为不敢跟你不乖。雪漫:拍马屁的话不要当众说嘛。

短发夏天:呵呵呵。嗯对,我也记得第一次给你打电话。那时已经退学了,连考试也没有参加。雪漫:后来就真的退了?短发夏天:嗯,退了,非常坚决的。雪漫:那时读几年级?短发夏天:高一,该升高二的时候退的。雪漫:有个问题必须得问,为什么要退,为什么一定要退?短发夏天:其实我挺不想跟人提及退学的原因,因为很不好说。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家庭。我家里没有钱供我上学了,但如果紧紧地来,我还是可以上的,也可以申请特困。雪漫:第二个原因呢?短发夏天:这时候我的第二个原因作祟,是我自己。我首先不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不安分,学习成绩不好,而且不遵守纪律。我在退学之前因为逃课无数差点背上处分,还把一个男生的眼睛打坏了。呵呵。

雪漫:有没有觉得可惜过,或者有没有想过回到学校?短发夏天:没有,从来都没有,那里不适合我,所以我才坚决地离开。雪漫:现在退学有一年了吧?短发夏天:半年(你记性够差哦)。雪漫:老了嘛,呵呵。这半年你都在做些什么?短发夏天:写文章,帮一本小杂志做过栏目,就是这样,都是跟文学有关系的。

雪漫:我也在一些杂志看到过你发表的文章。我比较关心的是,你的稿费够不够养活你自己?

短发夏天:差不多,我们这里消费不高,我暂时还是跟妈妈一起住,房子是租的,房租也不高,每个月的稿费交一半房租,买点东西,还能有结余。

雪漫:你觉得这样子会长久吗?有没有忽然产生的危机感呢?

短发夏天:没有,因为明年我就可以出一本书,拿到稿费买了电脑,剩下的交给妈妈,然后我就会去流浪。生活的窘迫我已经接受过很多次,已经习惯或者麻木了。

雪漫:流浪是你的理想吗?或者说,为什么想去流浪?

短发夏天:因为总是感觉没有家,而且容易对很多事情厌倦。

雪漫:那会不会有一天也厌倦写作?

短发夏天:也许会,但也许不会,因为我每天都在写字,上瘾了。(笑)

雪漫:我知道你要出书了,而且是在一家不错的出版社。除了稿费,对你而言出书还意味着什么呢?知道这个消息后,你首先告诉的是谁?

短发夏天:出书对我来说除了能换到一些钱以外,好像没有其他的意义。消息我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因为编辑在网站上发布了消息好久后我看到朋友的留言才知道的,兴奋了一会,然后打电话告诉了我最好的朋友冰宁,又回家告诉了妈妈。雪漫:如果你忽然有了一百万,你会做什么?短发夏天:给自己买辆车,余下的都给妈妈。雪漫:买车做什么,流浪?短发夏天:差不多是。我曾经梦到过我开着一辆性能很好的越野车,去闯沙漠。雪漫:我感觉到你很爱你妈妈。短发夏天:对,虽然我们经常吵架,但我知道我们爱得很深,而且我欠她太多,好像怎么也还不完。雪漫:你觉得妈妈令你最满意和最不满意的分别是什么?短发夏天:很难说满意和不满意,因为无论她是什么样子的,我都得接受,而且要习惯。雪漫:短发今年多大?短发夏天:17岁。雪漫:想没想过一下子就到二十岁的样子?我小时候特别渴望二十岁,因为可以有钱给自己买东西。短发夏天:想过,但总觉得年龄并不重要。雪漫:问一个很八卦的问题,谈过恋爱没有呢?短发夏天:恋爱?呵呵!很多次。雪漫:说一说最让你怀念的一次,好吗?短发夏天:不知道要挑哪一次来说,可以说两次吗?

雪漫:可以,呵呵。

短发夏天:初二到初三的一次,喜欢上了一个自私而且虚伪的男生,我周围的人都不看好我们,确切地说是都不看好他,但我义无反顾。他给我的伤害很大,也让我以最快的速度成长。第一次最难过的时候就要中考了,每天没有魂地游来荡去。那时候大家都很照顾我,甚至有一个男生每次看到他都叫我“老婆”,呵呵。但我心里总是不怪他,虚荣嘛,男生都有这个缺点的。那个男生很有思想,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他爱看书,还听很多的音乐。我周围没有这样的男生,所以感觉好奇,兴趣很浓。

雪漫:那为什么会结束?

短发夏天:没话说了,比较俗,隔了一个暑假见了面只是互相看一眼,然后走开。而且当时很多人都在怂恿我跟他分手。

雪漫:第二次呢?

短发夏天:第二次是一年后的高一,在这期间我又恋爱了几次,都是游戏那样的。高一学校里有一个男生,很可爱,像个小孩一样,和他在一起我找到了很单纯的那种快乐。真的单纯得要死,好像从来都没有长大过。高中我上得很颓废,每天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也不跟人说话。心情好了就逃课。我一直叫他小当,他是坐我前面的一个男生,每次上课的时候接老师的话,但老师不怪他,因为他每一句话都能逗得全班大笑。大家好像都很喜欢他,不过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我们班的男生都不喜欢我,因为我不喜欢跟男生说话,甚至还打他们。呵呵。

雪漫:第二次看来是暗恋嘛。短发夏天:不是暗恋,是单恋。有时候我非常勇敢,我喜欢他是全班都知道的,别人问我,我就说:“是的呀!”

雪漫:那他怎么说?

短发夏天:他躲着我,见了我就跑。哈哈!

雪漫:你离开学校后,有同学来找过你吗?

短发夏天:他们联系不到我。

雪漫:你去找过同学吗?

短发夏天:好像也就只有他在联系我,在QQ上。

雪漫:会不会跟他说心里话呢?

短发夏天:会。有时候他能洞穿我,问的一些问题是我不敢回答的。雪漫:他对你目前的状态有什么建议没有?短发夏天:没有,但他说过他很想我能再回到学校,因为他想我。(偷笑)雪漫:其实我心里也是希望你回到学校的,你会不会觉得我也很俗?

短发夏天:不会,我知道大家都是为我好。但是我想要说,我并不是离开了学校就没有前途了,我一直都在做我想做,和我觉得有意义的事。

雪漫:这个问题绕来绕去是说不清的。新年要到了,说说你在2005最大的愿望吧。

短发夏天:戒烟。

雪漫: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短发夏天:具体已经说不清了,小时候很坏的,什么事是大家都反对的,我就干(笑),但是上了高中以后抽烟就变得很凶。

雪漫:有瘾了?

短发夏天:嗯。

雪漫:一般抽什么牌子的香烟?

短发夏天:比较杂,是跟着口袋里的钱决定的。但有时候会有特别的原因抽某个牌子的烟,比如我有时候想逆水长流,就抽南京。(笑)

雪漫:我们的对话,我会放到书上去,你介意吗?

短发夏天:当然不介意,如果介意的话今天就不会来了。

雪漫:在花衣裳里,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孩子,你想对花衣裳的朋友们说些什么?

短发夏天:我爱他们。我不知道除了这个我还能说什么,我在网络上的朋友大多数都是花衣裳的,她们对我的爱和好总是触到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雪漫:可以点点名,呵呵!

短发夏天:雪狼、逆水长流、VITA、绿绿、天天天蓝……哎呀太多了,当然还有你。

雪漫:我让你有信任感吗(我觉得我对你们并不是很苦口婆心那种)?

短发夏天:当然有,我对你的信任都是从你的书里产生的,有时候因为你的某一句话,心里就觉得我们的灵魂是相通的,觉得其实你很清楚我们心里在想什么,也理解我们的悲伤和难过。

雪漫:呵呵,听说你们在背后骂我很凶?说我很厉害那种。短发夏天:没有啊,我们都说你是流氓。哈哈!雪漫:是不是因为我不太迁就你们?短发夏天:不是不迁就,而是你用你的方法教育我们,同样

的一句话家长说出来我们也许不听,但你用你的人物说出来我们

就听了。再有,因为我们是一群小流氓,所以你是流氓头子。雪漫:胡说八道!呵呵呵这些话就不要乱传了。短发夏天:保证不传了,顶多私下里交流,嘿嘿。雪漫:短发,谢谢你今天来做客,有件事我想要告诉你。短发夏天:说吧。雪漫:很多人都很关心你,秦猫猫经常跟我提到你,有不少

网友给我发短消息打电话希望我可以帮助你,并且不让你知道。所以我说,你是很幸福的,记得要快乐。短发夏天:我知道大家都很爱我,有一些我并不认识的人写信给我希望我快乐,我真的感激。雪漫:最后,来句漂亮的结束语。短发夏天:嗯……新年快要到了,为了避免麻烦,希望大家都把祝福写到人民币上寄给我,谢谢!(鞠躬)

雪漫:不怕人家说你素质低,就想着钱?短发夏天:其实有很多话想对不同的人说,不过暂时说不出来,所以写一句比较好玩的,大家都笑笑。雪漫:好,那我也送你一句祝福。短发夏天:嗯。雪漫:祝你新年进步(故意这么土,却也是心里话呢)!短发夏天:嗯。谢谢坏姐。

PART4后来

2007年,短发夏天在厦门。

在一间台湾快餐店里当服务员,每天面对各种不同的客人,大多数是台湾人,听他们聊天,看他们的样子。洗很多的盘子,杯子,扫很多的地,填很多的单子。

一天十个小时,一个月有两天假。花在买饼干上的钱让同事们诧异,被称为“喷CK香水的工薪族”。她说自己现在是一个正常人了,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三五个朋友,有一些爱好,有一些愉快和疲惫夹杂着的人生。

现在的短发,变得让我有一点点不认得。几年前的夏天,她还是一个直接尖锐、不懂得考虑别人感受的孩子,现在,从文字到人,都变得有点懒懒的,不再那么棱角分明,甚至,有了些成熟慵懒的味道。

我觉得现在的短发很美丽。

我和她不再有太多联系,可我会去看她博客,在去厦门之前,她到过北京、青岛、南昌……很多的城市,吹过大风,走过拥挤的街道,也看了很蓝的天。

现在的生活,算是安定下来了。虽然仍然有些不适应,在人群中仍然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这种不一样,其实就是孤独。

厦门是美好的城市,可是短发仍然不知道,在那里会待多久。

就像她之前去过的那些城市,每到一个地方,总会不由自主地先问自己:会在这里待多久?

有朋友和她打赌,坚持做服务员3个月,给她买Ipod;坚持6个月,数码相机;9个月,笔记本;坚持一年的话,就娶她为妻。

这样美得不切实际的约定,让人一想起来就心里温暖。

所以,就算会被罚款、被投诉、被厨房的阿姨骂哭,生活的底子,还是明亮的阳光色吧!

虽然生活这样琐碎,充满疲倦,心里还是有文字的梦想在的。纵使现实残酷社会黑暗,经历过这么多,也渐渐都释然了。所以,短发说,自己还是会努力地写字吧。想多写些散文,争取开个专栏。然后要少恋爱少抽烟,亦不能继续沉迷于酒了。

和自己也和所有人说:要加油呐。

PART5他她说

薄荷草1990:我超喜欢短发夏天的文,在花衣裳的时候就追看,她的《游乐场》我也有买。感觉她的小说写得好尖锐,故事不是特别刻意的那种,但就是能把我感动得一塌糊涂。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的博客,看她在上面胡说八道百无禁忌,看她在上面流露小忧伤……短发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一定要继续写字啊!虽然可能不会大红大紫(啊呸呸呸童言无忌),但是,能和心灵相通的人用文字分享生命,怎么说都是一件好得不得了的事情哦!

Vivian:我很羡慕短发夏天现在的生活,去那么多城市,做一份很有意思的工作(虽然听上去有点累,可是每天都能和很多有趣的人说话呀),可以经济独立,可以决定自己生活中所有的事情,可以自己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我现在上高三,成绩很不好,现在我有点后悔没有像短发夏天一样早点选择退学,早点选择自己的世界。

木木:感觉短发夏天是很坚强的女孩子!因为我觉得其实她生活得都不是非常好,总是在不同的城市跑来跑去,做的工作很辛苦,有时候要被客人调戏,钱说实话也不算多。看她的文字,觉得她人很骄傲,即使孤单也不会对身边的人说。看她说第一次哭不是因为失恋不是因为想家而是因为被厨房的阿姨骂,我觉得有点心疼她。其实我也很想去厦门,因为朋友说厦门是污染最少的城市,天和海一样蓝。希望喜欢漂泊的短发乖乖地待在厦门,不要让自己吃苦了!如果我去厦门,可以去找你的吧?

雪漫:看见短发说自己现在“是一个正常人”的时候,心里很轻松,有点小快乐。

其实我知道她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不过,有稳定的工作,有稳定的心情,怎么说,现在的短发夏天,已经有了让自己生活平衡的能力,不太那么容易摔倒了。

我也更喜欢她现在的文字。疼痛开始埋伏在很平静的呼吸下面,从表面上看,很轻很透明。我没去过厦门,不过我看见她的文字,会想到厦门的蓝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饶雪漫作品 (http://raoxuem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